第一章 入学

推荐阅读:最强兵王龙虎香江最狂弃少新白蛇问仙快穿:反派BOSS是醋精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西游之问道诸天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锦绣田园:农家小妻有点甜

    我叫牛犇。不要问我为什么名字这么牛,我爸姓牛,我牛年出生,从小就长着一双像牛眼一样大的眼睛。在2003年,一场席卷全球的瘟疫疫情中,我不幸中招,虽然经过治疗,幸免一死,但是药物的副作用使我患上了后遗症,具体的医学逻辑很烧脑,总之,主要症状头疼、乏力,仔细观察特定的一些物体,会出现幻听,应该是脑神经受损,但是好在没有变傻,并且使我拥有了直接鉴定古玩的超能力。随着难以想象的际遇,我的超能力居然得到了升级。好了,让我从头讲起吧。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2003年8月27日,阳光明媚。在京城信息科技大学的校园里,迎接新生的大横幅挂的到处都是。我和父亲,连背带拎的,拿着被褥、脸盆、水壶等诸多生活用品,向着迎新处走了过去。

    一个颜值一般,身材非常丰满的女生,洪亮的喊道:“同学你好,我是大二的费晓红,系里的学生干部。你叫什么名字,先来登下记。”

    “我叫牛犇。”

    费晓红透露出惊诧的表情,“你就是牛犇啊。你没来之前,我们还说呢,这么厉害的名字,看着就牛。”

    我苦笑道:“学姐说笑了。”

    哈哈哈哈,又传来费晓红毫不掩饰的、豪横的笑声,“同学你真有意思,来,这边签个字,我给你看一下,你的宿舍在b513,这边向前走,第二栋楼就是了。”

    走走行行,五分钟就到了宿舍门口。一进门,摆放着两个很大的花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铜胎掐丝珐琅瓶,现代工艺品。”我脑子里又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声音,我使劲的摇晃了下脑袋。

    “儿子,头又痛了啊。”我父亲关心的问着。

    “没事,赶紧上去吧。”我揉揉脑袋,轻声说着。自从疫情过后,我的脑袋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总是产生幻觉,然后感觉到头痛。

    为了培养学生的自理能力,宿舍不让家长上楼。由于我身体虚弱,在我父亲好说歹说下,终于通过宿管大妈的审核,上了5楼。

    b503b505顺着楼道往里走,走到最尽头的房间,门是开着的,上面挂着b513的门牌。顺眼观瞧,里面有个同学,大概1米八的个头,正在收拾着床铺。

    “哥们你好,我叫牛犇,是咱们学校今年的新生。”

    “同学你好。他回头看见了牛犇的父亲,啊,叔叔您好,我叫朱晨,我是今年信管2班的。”

    “哎呀,太巧了,你们俩还是同班同学,以后要互相照顾啊。”我爸说道。

    “是啊,太巧了,叔叔,牛犇,你们先忙,我还差点生活用品,我先去学校超市买一点。”

    “好嘞,你先去,回头再聊。”我说着,“5号床,应该是上面这个。”随手就把褥子扔了上去。

    “哔了狗了,这b513怎么在最里面,累死老子了。”门外传来霸气侧漏的抱怨声。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小平头出现在宿舍门口,黑色紧身背心,脖子上带着个明晃晃的大银链子,一副社会大哥的样子。

    “哟,都有同学到了啊,你好,我叫舒光,这是叔叔吧,您好。”

    我心想,这哥们的样子也太横了,肯定不好惹。不过,好在还算懂礼貌。就搭言道:“你好,我叫牛犇。”

    “我叉叉的,哥们你这名字太你妹牛叉了吧。”

    我满脸黑线。我爸也是个比较传统的人,虽然也是胡同串子,但是一个大学生,这么讲文明懂礼貌,也还是不太习惯,就找了个理由,出去帮我买褥子了。

    “哥们,我叫舒光,以后叫我光哥就行,跟我混,我罩着你。”

    “舒光你这名字,也太丧了,舒光,是一点不剩吗?”我调侃道。

    “哈哈,你还挺逗,京城人吧,哪个班的啊?”

    “对啊,城东的,信管二班,你呢?”

    “同窗加舍友,缘分啊兄弟,我上铺那哥们呢,我看着都铺好炕了。”

    “刚才去超市了,买生活用品去了。”

    “咚咚咚”,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敲门声引得我和舒光齐齐的向门外看去。门口站着这人,一米八的个子,挺白净,戴着副金边眼镜,像个文化人的样子。就是看着太瘦了。

    “你们好,我叫孙崴,是这个宿舍的。”门口的男生说着。

    “你好,我叫舒光,那哥们叫牛犇,赶紧进来吧,别门口杵着了。”

    我顺手接过孙崴手里的东西,“哥们我叫牛犇,以后咱们就是舍友了。”

    “好地呀,我是六号床,我先把东西收拾下。”

    “孙贼(ei),你哪人啊?”光哥问着。不过这话,我怎么听怎么别扭,这京城人吞字吃字可是绝了,崴字发出来了些许贼的音,怎么都觉得是在骂人啊。

    “我是南方人,家是江东的。牛犇,舒光,你们呢?”孙崴答着话。

    “我和光哥都本地的,还一哥们,来的早,还没问呢。”

    我们一边说着话,一边帮孙崴收拾着东西,这时候朱晨的声音响了起来“牛犇,我回来了,哟,这又来俩舍友啊,你们好啊。正好,我给大家介绍下,这哥们叫胡时考,也是咱宿舍的,楼下问路问着我了,你们说巧不巧。”

    一个男生跟着朱晨走了进来,中等身材,黝黑的脸庞,一脸的憨厚,白衬衣、黑西裤,小皮鞋锃亮。

    “兄弟们,我是咱们学校信管二班的,这几年多关照。”胡时考一口浓重的东北话,听着很有乡土气息,感觉很亲切。

    “我去,你是同学啊,我看你这身行头,还以为你是大四的学长,回原来宿舍拿东西呢。”光哥这话一出,我是憋不住笑了,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刚才楼下那老娘们,还不让我进,以为我是家长,我第一回来京城,以为都得西装革履的,特意出门前买的。”此话说罢,屋里顿时沸腾了,大笑声回荡在楼道里。

    “兄弟,你真的,长得太着急了,再加上你的一身装备,也不怪宿管老师。”孙崴也调侃了一句。我感觉,的人,来到这个房子里,瞬间就亲切了,也许,这种感觉和我从小亲人不多有关吧。

    “装备哥们你游戏玩多了吧,这叫衣着。”朱晨纠正道。

    这时,我父亲走了进来,“这么热闹啊。”看见我父亲,大家齐齐问了声好,我父亲接着说:“牛犇,这褥子又给你买了一床,等会自己铺好了。你们小哥几个先聊,我先回去了,每天打电话啊,身体不舒服赶紧跟老师说,他最近身体不好,同学们多互相照顾。”

    大家一起送别了我父亲。

    “哥几个,咱们宿舍来的差不多了,都做个自我介绍吧?”我问道。

    “行啊,我叫朱晨,川省穰巴拉的,藏族,喜欢打篮球。”

    “我擦,哥们藏族同胞啊,哎呀,以后咱们宿舍就是民族大团结了。我叫舒光,是本地的。”舒光一脸热情洋溢的样子。

    “我叫孙崴,江东人,家里是养鱼的,爱好嘛,就是打游戏,初来京城,大家多多关照。”

    “哎呀妈呀,我是胡时考,东北奉天的,俺家里是干林场的,这是俺们那林子的野生榛子,老好吃了,大家尝尝。”

    “大兄弟啊,就是实在,开撮。”舒光叫嚷着,就准备开吃。

    “我说光哥,咱能不能矜持那么一点,给咱们京城本地人挣点脸啊。”孙崴笑了起来,我接着说,“我叫牛犇,我比较喜欢文学、历史,因为我小的时候,我爸收过一些破旧的家具啊字画什么的,我对那些古董也比较有兴趣。”

    “牛犇?你这名字也太牛叉了,而且大兄弟呀,你这俩大眼珠子,也忒大了吧。”我是实在听不出胡时考同学,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了。

    舒光问道:“唉,牛犇,我怎么觉得,军训时候,我没见过你呢?你这眼睛,你这名字这么有特点,我要见过一定有印象啊。”

    “是啊,好像是没见过你。”朱晨附和道。

    “我没去,你们去哪见我啊。之前不是瘟疫疫情吗,我被传染了,现在治愈了。但是可能有些后遗症还需要治疗,身体也比较虚弱,所以就没参加学校的军训。”

    “大兄弟,你以后有啥体力活,叫俺就行,俺就是有膀子力气。”胡时考的话,一下子就温暖了我,我听得出这是发自内心、实实在在的关心,不是一句客套话。

    “我记得,咱们宿舍还一哥们,还没到,好像叫宋军,之前也没见过。”孙崴说。

    “哎呀,估计下午就来了。行了行了,这都快中午了,咱们哥几个先一起吃个饭,热闹热闹吧。”舒光的话,得到了大家的响应,b513的一行五人,一起走出了校园,寻觅着周边的小饭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万域灵神乾坤争渡至尊兵王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新白蛇问仙我成了二周目BOSS逃出世界西游之问道诸天炮灰修真指南

疫能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杰西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疫能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