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难相劝

推荐阅读:我的流量时代龙虎香江最狂弃少新白蛇问仙快穿:反派BOSS是醋精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西游之问道诸天替嫁娇妻:恶魔总裁放肆宠锦绣田园:农家小妻有点甜

    “怎能不争?不得不争!”喝得半酣的赵哲,双眼微红,斜倚在桌上,看着萧诚道:“崇文啊,你不愧是读书种子,对朝廷政争认识也颇为深刻,但你究竟是身在局外,不能体会当局之人的无奈啊!”

    不得不争。

    萧诚叹了一口气。

    这便是赵哲的态度。

    第一次接触,萧诚很欣赏这个荆王的坦率,与他见过的那位楚王的阴冷比起来,这位久在军中的二大王,真是更合他的脾胃。

    所以他借着喝酒之际,跟赵哲提起了他这一次回到汴梁知开封府之后,应当收敛锋芒,不争不抢,政事只以开封府公事为范围,绝不干涉朝廷大政方政,除非官家咨询,则可说一说自己的见解。

    更重要的是,不要再过问武事。

    可是荆王的表态让萧诚很是失望。

    或者这便是眼前这个人刻在骨子里的脾性,愿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崇文啊,你可知道,到了我这地步,除了竭力向前,竟是没有一步后退的余地啊!退一步,则是万丈深渊啊!”拍着萧诚的肩膀,赵哲道:“你虽然没有明说,但你的意思我很明白,不就是父皇已经猜忌我了吗?所以你让我回京之后,夹起尾巴做人,努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至诚至孝的人吗!甚至还要学着我的大哥去吟风弄月,摆弄文章,以此来拉拢、讨好那般士林清流之辈?”

    “殿下,这不叫伪装!这可称之为包装!”萧诚道。

    “包装?”赵哲有些迷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就像是天香阁的一瓶香水,本来价值一贯,但他们现在给这瓶香水制了一个精妙绝伦的瓶子,外面又用一个名贵木材的雕花盒子给包起来,再镶嵌上一些碎宝石,成本并不需要多少,但却能卖出更好的一个价钱。”萧诚解释道。“殿下精通武事,已经深入人心,如果现让世人知晓殿下在文事之上亦是不在人下,文武双全,岂不更佳?”

    轻轻地晃着手晨的酒杯,赵哲笑道:“我之形象这些年已经被人给定格了,精武事,擅理政,就是才情不佳,是个俗王爷。”

    “只是一些不真正了解殿下的人对殿下的污蔑。”萧定怒道。他与赵哲接触极多,当然清楚从小就接受皇室正统教育的二殿下,怎么会才情不佳呢?即便是吟诗作赋难登大雅之堂,但经史典藉却是样样精通的。

    “也没什么不好!”赵哲淡淡地道:“治理国家,有一个擅理政,便已经够了,再加上精通武事,便已经很难得了。当年太祖太宗,又何曾作这什么传世之作出来?倒是一句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惊醒了天下人。”

    “殿下,有是候后退一步,是为了向前走得更远。绕一点远路,但只要目标一直不变,说不定比披刺斩棘要更先抵达目的地。”萧诚还想努力相劝。

    “不,时不我待!”赵哲断然摇头道:“这一次回京,既然已经占据了优势,我自然没有让人的道理,该争的东西,我一定要争上一争。崇文,你不了解父皇的性子,稍遇挫折,便易生反复,你别看他现在似乎兴致勃勃,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又会颓废下来。而国家大政,岂容如此朝令夕改,反反复复。次数多了,官员会懈怠,军士会懈怠,百姓会懈怠。狼来了的故事,大家听得多了,就不当回事了。到了那个时候,你就算提溜着他们的耳朵叫喊,只怕也是搞不成的。”

    这话说得是事实,萧诚不能不承认对方说得有道理。

    “所以,我必须要走到更高的位置上去,掌握更高的权力,能真正对朝廷的大政方针的走向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而这个位置,自然就是东宫太子。”赵哲一仰头将杯子里的酒喝干:“所以我会努力让父皇即便不愿,也不得不让我上位。辽宋都是万里大国,想要北伐辽国,就得一心一意,卧薪尝胆,不能容半点退缩、犹豫、懈怠。”

    “所以崇文,你现在劝我伪装,哦,包装自己,倒还不如明年考中了进士,早些出来帮我。”赵哲握住萧诚的手,情真意切地道:“长卿说得不错,你的确是个大才,等你中了进士,我便把你要来开封府帮忙,我必当如虎添翼。”

    “多谢殿下看重!”萧诚拱手连声感谢。

    赵哲与萧定两人都是喝得酩酊大醉。

    对于这样的一位上司,便是萧诚,也觉得无话可说,也难怪自家大哥对其死心塌地,拍着胸脯说,一年之内,便要在横山站稳脚跟,筑起城来。以配合荆王,为荆王殿下大造声势。

    本来萧定的计划是两年时间,这下倒好,一顿酒喝下来,便变成一年了。

    架着大哥回到了属于萧氏的小跨院,将其交给了大嫂,回到自己独居的小屋,萧诚却是难以入睡。

    “二哥哥!”不睡的还有一个少女,轻轻地在外头敲着萧诚的窗棂。“大嫂这边熬了醒酒汤,我便给你也送一碗过来。”

    开门让萧旖进来,情知这个小丫头必然没有这样能照顾人的心思,肯定是高绮因为自己不方便过来,所以叫了萧旖来送。

    “你也怎么还不睡啊?”

    “睡不着!”萧旖道:“今日二哥哥见着了那让大哥哥没口子称赞的荆王,到底如何?二哥哥不是说,我们一家子的命运,差不多就和他绑在一起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萧诚苦笑了一声,喝了两口醒酒汤,他知道这个妹子的心思与常人大不同,当下便将今日会面的情形一一讲给了萧旖听。

    “三妹,你说呢?”

    萧旖皱着一张小脸,眉眼都挤到了一起,“这可就麻烦了。这样的主子,便是背叛,都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啊!明知要出问题,竟然还要跟着他一条道走到黑,这可怎么办呢?二哥哥,我跟你说,这样的人,看起来都是英明果决,实则上都是刚愎自用,一旦拿定了主意,很难受外力而改变。属于那种撞了南墙头破血流都不会回头,一门心思要把墙撞个洞好从洞里钻出去的那种人。”

    “是啊,所以,我也没辙了!”萧诚一摊手,“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但他回答得很坦率也很直接。大体上的意思就是,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不听,我要按我的既定策略走。”

    萧旖卟哧一笑:“二哥哥,你真是的,骂人都不带脏字儿的。”

    “我还真不是骂他。”萧诚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说起来大宋最近的几位皇帝,对外着实是有些窝囊的。眼下好不容易皇子之中出现了这么一个英武有骨气的,萧诚不帮他,还能帮谁?

    “二郎君!”外头响起了贺正的声音。

    萧诚有些奇怪地走过去拉开了门,“贺队将,有什么事吗?”

    贺正道:“二郎君,刚刚荆王那边儿的护卫过来说,驿馆之外,来了一个自称是罗纲的人,说是来找大郎二郎的,此人又自称是当今参知政事罗相公的公子,所以护卫也不敢怠慢,便过来通知,刚刚我过去指挥使哪里,夫人说指挥使大人已经睡着了,让我来找二郎您。”

    萧诚大吃了一惊,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子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桌子之后同样是满脸讶色的萧旖,被萧诚这一看,萧旖顿时便飞红了脸,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人,添什么乱呐?”

    萧旖气啉啉地走了,不过萧诚看她的模样,只怕是喜欢多过气恼一些。

    青春少女嘛,眼见着自己的追求者竟然巴巴地一路追了过来,心中自然是欢喜的。

    “这么说,你是私逃出家门的?”将衣衫不整,满身灰渍,狼狈、疲惫却又显得有些亢奋的罗纲罗雨亭接到了自己的房间,萧诚一问之下,不由得又被震住了。

    两家的小三,都拥有逃家的必备技能吗?

    “我可不是追三妹妹来的。”罗雨亭一脸正气,“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是你萧崇文说的话吧,我深以为然,所以便日夜兼程来追赶你们,正是为了践行这一句话。”

    “我可不是私逃出府!”萧诚冷哼一声:“等到天明,我把你交给荆王殿下,请他把你带回去交给罗相公。”

    罗纲一声怪叫:“萧崇文,你敢这么做,也别怪我不客气,回到京,我就把江映雪的事情,给你四处宣扬去。”

    萧诚大怒:“你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人!”

    “两个,还有一个是谁?”罗纲大奇。

    萧诚却是虎着脸不说话了,看起来着实气得不轻。

    “崇文,崇文,我是开玩笑的。让我跟着一起去吧,大哥移镇,诸事繁杂,我总是能帮上忙的不是吗?那怕是打杂跑腿,也是可以的。好歹我也有一个当参政知事的爹嘛,总是能饶几分面子的是不是?”罗纲威胁过后,却又是连连拱手求饶。

    萧诚叹了一口气,扬声喊道:“李信,李信,还不打水来,没看见罗三郎要洗浴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从昭和开始的奥特之旅我有一座八卦炉仙武帝尊渡劫之王灵台仙缘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功夫开始穿越影视世界我的生物黑科技医武兵王俏总裁

抚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杰西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抚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