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教三章 你在教我做事?

作品:《霸道兵王在都市

    此言一出,白沐痕意外地看了林战非一眼。后者对洛千帆的评价做出了改变,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白沐痕深知林战非的脾气,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改变。看来,洛千帆的行为已经打动了林战非。“林总,您对洛千帆的态度变了很多。”白沐痕不冷不热地说道:“以前你很讨厌他的。”“人总是会变的。”林战非抿了抿嘴,淡淡地说道:“我说不讨厌他,不代表他有资格做我的女婿。明白吗?”白沐痕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林总,小姐一直在家里憋着,我怕她太闷。不如带她出来放松一下。”这时,白沐痕提议道。自从回到林家后,没有林战非的允许,林音涵不能离开家门半步。可以说是足不出户,每天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虽然父女二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隔阂却越来越深,很少进行交流。“随便吧!”林战非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不过,既然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就无异于同意了。确实,这么长时间了,林音涵很少出门,这让林战非也有些担心。他犹豫了片刻,补充了一句:“带她多转转。”白沐痕立刻明白了林战非的意思,笑而不语……另一边,夏宛白在办公室看文件的时候,忽然门开了。严知画气呼呼地走进来,脸色变得铁青,看样子是受气了。夏宛白感觉有些不对劲,合上了手中的资料,问道:“怎么了?”“这个柳擎实在是太过分了,刚才又私下找我,想要把我调去岛国那边。”严知画的柳眉紧锁,气鼓鼓地说道:“他真是会打算盘,算计到我的头上了。”看到严知画被气的不清,夏宛白也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看样子柳擎还是贼心不死,想要让夏宛白没有可以用的人。“别生气,喝点水。”夏宛白温婉一笑,从一旁拿起杯子,给严知画倒上一杯水。“谢谢。”严知画顿时受宠若惊地看着夏宛白,气笑了一半。“我知道,对于柳擎的做法,你很不高兴。再忍一忍,一切都会过去的。”夏宛白平静地说道。“嗯?”听到夏宛白说的话,严知画微微一愣,眼神中多了几分复杂。这话的意思,是夏宛白有办法解决柳擎了?“夏总,您有办法对付他了?”严知画微微俯身,压低声音问道。夏宛白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严知画。后者思考着夏宛白说的话,虽然心中有很多疑惑,但是依然没有问出来。“柳擎想把你从我的身边调走,说明你已经查到了他的软肋。”夏宛白一边整理着桌子上的文件,一边说道:“他怕了。”严知画顿时恍然大悟,确实,只有威胁到了柳擎的安全,他才会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调走。“恐惧是一个人心虚的表现,这说明我们查对了方向。继续查下去,肯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夏宛白一字一句地说道:“查,继续查,查到他坐不住为止!”柳擎的行为,严重危害到了企业的利益。所以夏宛白要狠一点,把他直接铲除。“夏总,继续查下去,可能会发现很多漏洞,到时候柳擎就完了。”严知画平静地说道:“您真的不打算放过他?”夏宛白摇了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同,放在桌子上。“这是什么?”严知画见状,好奇地问道。“看看。”夏宛白倚在办公椅上,吐出两个字。严知画拿起合同开始看了起来,夏宛白淡淡地说道:“这是股东之间订的合同,第六条清楚的写着,如果股东做了危害集团利益的事情,那么企业是无条件收回股权的。并且要追究法律责任!”严知画看到这一条,眼中的瞳孔一缩,嘴巴长得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这就是夏家的后手,老爷子怎么可能对所有人都非常信任?因此在条款上加了这一条。“合同上面有每个人的签字,这是有法律效益的。”夏宛白轻声道:“我怎么可能在自己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刀!”“如果情况真的属实,那么我必定会履行合同,用出该有的权利。”夏宛白的一番话,让严知画哑口无言。本来她害怕这个新上任的董事长什么都不懂,被人诓骗。现在看来,夏宛白的办事能力,远超乎她的想象。“夏总,您真狠。”说着,严知画对夏宛白竖起大拇指,脸上露出敬佩之色。“不是我狠,是老爷子考虑的周到,特意写下这个条款,压制着这些狼。”夏宛白淡淡地说道:“父亲考虑的还是周到啊!”有了这个合同,给严知画吃了一颗定心丸。如果柳擎想继续找死,那么夏家也不用客气了。“有了合同的约束,我就放心了。”严知画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其实,夏宛白一直都不紧张,因为她知道自己胜券在握。即使柳擎笼络人心,勾结其他高层,也比不过夏宛白。“严秘书,你到夏总这里来告我的状,不太合适吧?”这时,门外忽然传出一道声音。只见柳擎带着一群高层骨干出现在门口,走进办公室。看到这么多人来了,夏宛白拿起桌子上的合同,放进抽屉里。严知画见状,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厉声呵斥道:“柳擎,你带他们来到这里干什么?”“跟董事长商谈事宜。”柳擎瞥了她一眼,语气中多了几分凌厉。夏宛白淡然一笑,微微抬眸看着柳擎,道:“现在好像不是开会的时间。”“现在是了。”柳擎言简意赅地回应了四个字。从他的语气和态度上看来,这次他准备逼夏宛白。“你说什么?”严知画怒了,用手敲打着桌子,喊道:“你们堵在办公室里开会,成何体统?”夏宛白摸了摸下巴,并没有着急动怒,饶有兴致地看着柳擎。柳擎身后的高层人员都低下头,不敢直视夏宛白,似乎有些心虚。严知画气的身子发抖,他没想到柳擎居然这么猖狂,直接追到了夏宛白的办公室里。夏宛白给严知画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用动怒。旋即,朱唇轻启:“既然都来了,就说说吧!你们想商谈什么事宜?”“商谈一下,关于把严秘书调去岛国的事情。”柳擎咧嘴一笑,开口回应道。严知画很想抓起桌子上的杯子,狠狠砸在这个无耻之徒的头上。可是她不能,因为理智束缚着她的脾气。“兴师动众的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夏宛白叹了一口气,口吻略带几分不满。“对。总公司这边正在裁员,分公司又缺少人手。严秘书是个有才能的人,做一个秘书太屈才了。”柳擎缓缓地说道。“往岛国那边调人,我可以理解,也同意。毕竟这都是为了企业考虑。不过……”夏宛白的话锋一转:“严秘书是我身边的人,你这么做,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正是因为考虑您的感受,所以我们才来到这里请示您。”说到这里,柳擎微微拱手:“希望夏总同意这个请求!”“希望夏总同意这个请求!”这时,他身后的那些高层骨干气声喊道。夏宛白冷笑一声,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严知画见状,端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等着柳擎,眼中闪动着恨意。“夏总,您为什么不说话了?”柳擎见状,微微皱眉,问道。“这里有我说话的份儿吗?”夏宛白寒声问道。声冷到极致,字字句句偷着愤怒。“瞧您这话说的,您是董事长,我们干什么都得跟您说一声啊!”这时,一名女主管为了讨好柳擎,开口说道。“我是董事长?你还知道我是董事长啊!”说着,夏宛白起身走到那名女主管的面前,强势的气场让后者不敢说话。“我看你才是董事长吧!”夏宛白的美目圆瞪,厉声呵斥了一句。女主管闻言,吓得腿都快软了。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柳擎,可是柳擎却视而不见。“不敢。”女主管用力咽了一口唾液,颤声道:“我只是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征求您的意见而已。毕竟集团需要进步,您应该多听取意见。”“你在教我做事?”夏宛白问了一句。女主管直接语塞,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话来。夏宛白缓缓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旋即,发出冷清的声音:“你们这么多人呆在这里,这是在向我征求意见吗?这是在逼我!”众人大惊失色,唯有柳擎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面对夏宛白的威势,丝毫不惧。严知画见状,抿了抿嘴,看着霸道的夏宛白,心中松了一口气。一人震慑住全场,这种气势是柳擎学不来的。只有长期久居高位的人,才能磨练出这等气势。柳擎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汗珠,平静的眼神,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