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 六零章 辛苦了

作品:《全音阶狂潮

    太简单了,何沛媛两点进考场,两点半过一点就出来了,虽然一时大意只得了九十四分,但是这个也不排名次,合格就是满分。

    杨主任却觉得这个考试太不负责了,人命关天的事,那怕一丁点规矩没搞透彻都不行,必须给女朋友补课,回家补。

    这一下午,本来就已经有一定理论水平和实践经验的两个人更加吃苦耐劳精心钻研,有付出就有收获,各自的细节处理能力和相互间的默契都更上一层楼。间歇过程里何沛媛还偶得《安之若素》的好灵感,意外惊喜。

    七点过走进饭店又恰好饿得胃口大开,犒劳自己美美吃上一顿后再回自己家去跟父母当面报喜,何沛媛庆幸真是天衣无缝天助我也。

    父母岂止祝贺,简直要感谢女儿让他们一块石头早落地,这以后应该就没什么考试了,何伟东甚至表扬:“你少去一次,四零二也省多少时间精力。”

    何沛媛委屈大:“他去了几次?”

    杨景行也反省做得不够,就强烈建议女朋友再考考钢琴证书,。

    臭无赖真是欺人太甚,还是当着自己爸妈的面,何沛媛当然要找回面子,箍住男朋友好一顿掐。

    对女儿的不够自立范雅丽可是如数家珍,怎么,还当自己是小囡囡上幼儿园呀?这一天天还得陪着,别人看了不笑话?

    讲清楚谁陪谁?何沛媛可是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还跟着跑了一趟郊区的郊区,午饭没吃好又差点赶不上考试。

    这么一说长辈就更体察杨景行多不容易了,甚至责怪女儿耽误办正事。

    小杨连忙说明:“没耽误,一直都是同事在办没我什么事,有个媛媛喜欢的编剧才去看看,听了个讲座。”

    范雅丽好笑:“听得懂?”

    杨景行正告长辈,不仅听得懂还收获颇丰,媛媛提出的几个问题让剧作家们很赞赏,当然也得到深刻详细解答,文学交流一热烈都没顾得上吃东西,早上又吃得太早,所以下午是有点饿肚子。

    细说起来,长辈比年轻人看过的影片好像还多一些,虽然都是在电视上看的。

    杨景行得承认女朋友说的,一些编剧老师内心底可能是瞧不起《幸福狗》的,但是下午出来的最终结果是“新时代进城务工青少年故事”拿了一等奖,未必就没有中午聊得太艺术的原因,他本来是更看好另一个颇有新意的警匪悬疑片的。一等奖奖金二十万,二等奖两个各十万,三等奖三个五万。

    范雅丽害杨景行吧:“小媛能不能得个安慰奖?”

    何伟东那个还敢

    杨景行顶着火力说明峨洋做的主要是帮助扶持得不到机会的新人,媛媛当然没这个必要也不该去占那个名额,直接就是大投资精良制作了。

    这么一说何伟东就能感受到那种几百几千万投下去却心里没底的恐慌了,这东西也不好玩呀。不亏就是赚,何伟东建议女儿看车就没必要省那两万块钱了,刹车辅助车身稳定还是有必要的。

    何沛媛觉得臭无赖真是影响自己的家庭和美,快走吧,送你走!

    成路乐队首张专辑的收工夜,杨总在十点前就赶到了,并且连续打卡两天创新纪录,这可把今天才第一次探班的哥哥嫂子远远比下去了,他得意笑嘻嘻:“没营业。”

    卢佳燕是个好老板娘:“让师傅他们歇一天,下午就没做了。”

    杨景行又攀比:“老板好撑头哟。”

    四零二还没摸到门道的四川话让付飞蓉皱眉撇头,刘才敬也低头咬牙。

    不过把油渍工作服换成羽绒服牛仔裤马丁靴后的付尚坤的确是跟老婆比较般配了,笑容都不同于欢迎顾客:“都没好意思开面的过来。”

    “等会多喝点。”杨景行还知道:“平时都没少开,成路队车。”

    这些音乐赤贫户还都挺自豪的,这一年多他们开着那辆车跑了多少场子呀,感情深厚了。

    常一鸣还是比较同情这些无产阶级年轻人的,事后诸葛亮地认为当初大家如果能借着《凡想》的热度把脸皮放厚一点,三四线城市多跑一跑,开业典礼封顶仪式老年活动中心都别嫌弃,那现在多半也是小车小房了,不过就没这张专辑了,所以呀,眼光还是要放长远一些。

    钟英文更会算账:“就想想四零二一节课多少钱都赚了。”

    杨景行正愁着呢:“多少?帮我卖几节,平分。”

    一群人明显都在嘲笑自己吹牛皮,钟英文就瞪起眼睛要决胜负:“是不是?敢不敢!?”

    董世然看似帮四零二叫板:“有什么不敢,稳赚不赔。”但是表情有古怪。

    黄清池也不像是真心帮老板:“随叫随到随时随地讲课。”

    顾冠青也好笑:“迟到旷课学费不退。”

    制作人惊悚看穿这群人:“做一张我才到手几个钱?还要倒贴四零二!?”

    赵古安抚:“你才几节课,我们……”

    董世然大庆幸:“我时间最短。”

    孙桥骄傲了:“我听课最少。”

    团结起来了呀,卢佳燕都满脸兴奋,微微笑的付飞蓉就干脆:“我赖账。”

    看大家胜利哈哈,钟英文的师弟也明确站队:“以后都离四零二远点。”

    常一鸣也笑得很开心,但是作为长辈前辈他还是该提醒一下年轻人:“真想学东西不是几节课的事,关键是自己要有心……”

    再有不满事情还是得做,毕竟十二首歌只差最后一轨了,而且还是已经唱了两年的《隐藏瞬间》,盼盼肯定能轻松拿下,今晚更重要的任务是喝酒吃串庆祝,这就开工吧,反正歌手也没什么进棚习惯癖好。

    并不宽敞的监听室里,付尚坤和杨景行客气请坐请坐,卢佳燕就直接被墙上的时间表吸引。这周虽然没什么大明星用棚,但也有电视剧配乐呢,录音师钟英文,那今天白天也没得到休息,太辛苦了。

    钟英文叹气,曾经闲得慌现在睡不够,以前听到要棚不要人就黑脸,现在都想推荐制作组自带录音师。这个时间表贴在这里就是为了显眼提醒人不要浪费时间不要拖延,不过盼盼自己人就不一样了。对了,钟英文还可以给客人看看严格来说目前还属于保密信息的专辑封面,但也不透漏是因为《安逸》这张专辑将会在年华音乐播放器上做网络同步发行他才有这个东西。

    其实cd包装早就已经设计好了,封面是由赵程迪拍摄后经过小蓝艺术加工的一张六人合影,但是加工后的照片也还看不出什么摇滚气质艺术细胞,就是一群没有多少拍照经验也不太懂潮流的年轻人的随意一排,不过杨景行这种老土倒是挺满意。

    专辑封底用比较吝啬的排版介绍了人员和歌曲,制作人谢振,录音常一鸣,混音钟英文,主唱付飞蓉,吉他刘才敬、董世然,贝斯赵古,打击乐孙桥,键盘系统顾冠青。歌曲目录的字体还比人名小一号,分别是安逸、数字选择、漫长、朋友好走、绿皮车、满不在乎、隐藏瞬间、下次回头、凡想、妄图、有色镜框、印伤刻愚。

    看这些奇奇怪怪的歌名就知道这些人根本没想红,更跟钱过不去的是十二首歌中稍微跟爱情沾点边的就《数字选择》和《隐藏瞬间》中的那么隐约几句了。而所谓所谓四零二的三首歌,就是安逸、漫长、满不在乎的谱曲编曲,安逸和漫长的的词都出自赵古、满不在乎是顾冠青填的。

    专辑内外都没写明十二首歌的词曲编,不过这些人自己内部还是分清楚了的。万一专辑真的红了,刘才敬才是大功臣,他词曲创作了朋友好走、绿皮车、下次回头、有色镜框四首,分量远超四零二。凡想和妄图来自赵古的成熟年龄,满不在乎和印伤刻愚的主要创作者是董世然,数字选择就是顾冠青的探索勇气。

    凡想、隐藏瞬间、漫长、朋友走好都不是新歌了,但这次都进行了仔细的装修打磨。八首新歌也没掏空的成路创作储备,还算是精选呢。大家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给四零二看过的各种创作也有好几十首了,只不过其中大部分都比较偏门甚至过于自我,根本不是给广大歌迷听的东西。

    所以就目前制作团队内部自评的话,这张专辑是比较“克制保守”的。首先很明显四零二的三首歌都是限制在歌手乐队的风格和能力的框架内,是服务和衬托大家或者还有些点拨开解作用,所以“能红”都算不上这几首歌的次要创作目标。而队员们的创作又是尽量考虑了易听性和传唱度的,都没太能肆意挥洒个性。四零二哄骗大家媚俗的时候是说先把柴米油盐搞明白了再去想社稷天下甚至宇宙时空吧,不过怎么样才叫搞明白他也没讲明白。

    看起来很尽力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制作人谢振应该已经把专辑定位想得比较明白了,这最后一轨了还在给付飞蓉强调要平凡朴质但不是平庸简单,要放松真诚但不是松懈没心眼,要用平常心把平凡事做到不同凡响,要不露锋芒要经得起推敲……

    从付尚坤的旁听表情来看,他可能觉得这制作人挺不真诚的。

    杨景行就蛮朴实:“阿姨最近没来浦海玩?”

    付尚坤稍微一愣:“我妈?她没来,没得时间,我们也没得时间。她还准备种包谷喂两个猪子,我说我给你补几千块钱嘛,不得依!”

    卢佳燕听着呢:“农村人不养猪就不像农村人了,闲得你心里慌。”

    杨景行可是了解:“养猪不都给你们吃腊肉了,我都吃过不少。”

    卢佳燕客气:“好久没吃了,哎等忙完了还是去店里吃嘛,快当得很。”

    杨景行摆手:“今天不行,今天你们只负责喝酒。”

    卢佳燕点头:“是该敬你两杯……”

    杨景行可不上当:“我们敬老板老板娘,当初要是你们不放人,我们这些人也走不到一起。”

    卢佳燕可要生气了:“咋个可能不放人呢!?我跟你说,盼盼上次在益都演出我们没回去都后悔惨了,下次我从浦海走到益都都要到场才行。”

    杨景行打扰歌手:“盼盼,机票你包了。”

    付飞蓉才笑起来还没来得及说,卢佳燕就鄙夷四零二:“你没懂我的意思……”

    自己人就随便挥霍棚时,快十一点了才开机准备正式开始。谢振跟四零二的方式不一样,先让歌手自己唱自己感受不足自己完善,等歌手开始力不能及了他再出马。

    也不出制作人所料,付飞蓉虽然明白制作人的意图并且努力去做了,但对这首《隐藏瞬间》的演艺明显还是停留在以前的那种偏技巧华丽的路子上,因为这首歌的旋律和编曲甚至歌词本来也不是“平凡朴质”的风格呀。

    卢佳燕倒是听得挺高兴的,这音箱真是好呀,说起来她都受盼盼影响把品味变高了,现在一般的发廊歌曲根本听不进去了,觉得烦得很。

    可是谢振并不给老板娘面子,跟付飞蓉推心置腹苦口婆心:“要把一首歌唱好的方法有很多,要打动人的方法也不少,可我们都是普通人,都是社会最底层,我们的力量从哪里来?”

    扯那么远干什么,杨景行都忍不住了:“盼盼,振哥的意思应该是自信,对生活的信心。”

    谢振连连点头:“不要想什么高级不高级,那些都是骗鬼。你以为古典音乐就高级?看一下音乐史你就知道都一样,就是利用了人的这种心理……”

    杨景行当没听见,继续跟客人小声聊八卦:“现在还亲不亲?”刚知道卢佳燕还有一个亲妹妹是生下来怎么就“送给别人”了。

    “哦……”卢佳燕更关注小姑子:“毕竟有血缘,去年前年还见面了的,我叫她有空过来玩。”

    付尚坤知道:“那边妈老头人都好,就一个女儿肯定当亲生的。”

    卢佳燕简直生气:“比我们两姊妹还享福些……”

    好在歌手不是刚入行,而制作人也有两把刷子,沟通还是能取得进展的,就算偶尔陷入胶着也还有朋友们积极调和,更何况还有老板一锤定音。

    不过付尚坤是看出来了做歌手当明星也不容易,他妹妹经常是一句两句重复了十几遍还是被制作人否定,他脸上都还是心慌心疼了,都不太愿意跟杨景行聊了。

    估计刘才敬他们平时没少吃人嘴软,纷纷安抚付老板说今天真是很顺利了,也就两个多小时都进入尾声了,马上圆满收工。

    卢佳燕就很理解工作性质:“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没说错的,喻昕婷她一首歌要练几个月几个月的……嘿。”

    杨景行觉得:“厨艺肯定也是很多年积累下来的。”

    卢佳燕又要说了,付老板当初是受国家照顾农村贫困家庭的失学少年由政府出钱送去技校学了短短两年时间,那跟打仗一样全是看个大概样子就出来给人打工了可没少挨骂,好不容易当个小老板又要受客人的气……还是有高低之分的。

    可能都急着吃东西吧,凌晨一点半左右,付飞蓉才把歌曲最后一段唱了第二遍,成路乐队就先于制作人纷纷表态可以可以,盼盼找到感觉了。

    谢振还要斟酌一下:“……行吧,辛苦了。”

    大家拍手,杨景行也拍,付尚坤更是拍得沉重还不放心:“可以了?”

    可以了,付尚坤还站起来等妹妹出来:“我去给妈打电话。”

    女儿倒还没儿子孝顺:“我昨天才打,几点了?”

    付尚坤干笑:“不要紧,打一个,我好几天没打了……”

    虽然都是很亲近的人不需要也讲不出什么客气话,但大家还是很高兴的样子,黄倩池还对歌手表态剩下的就交给他们了放心吧。

    钟英文很快拼了大概先听一听吧,等一下,等付老板回来。可是付老板又过了好几分钟才推门回来,跟妹妹汇报的样子:“妈说明天早上到益都看买不买得到火车票。”

    付飞蓉皱眉有点恼火:“我回去就行了,她一个人!”

    付尚坤说明:“喊刘脑壳送她,给两三百块钱……”

    付飞蓉质问:“她舍得呀?”

    “想来就让她来!”卢佳燕真是看不惯这兄妹俩:“叫我妹妹先看有不有票,买到票了她再坐个车,又不是没坐过。”

    常一鸣说话:“平时不来是不想麻烦你们,母亲哪有不想儿女的。”

    长辈一说话,年轻人们都沉默受教训,付飞蓉眨巴了几下眼睛:“我回去接妈!”

    刘才敬好义气:“我陪你去。”

    其他人不方便发表,气氛有点尴尬,钟英文嘻嘻化解:“付老板,听歌!”

    可能是这里的音质确实好一些,或者是录音棚的氛围不一样,或者是血缘关系,付尚坤听妹妹的半成品录音才听了几句就开始抹眼泪了,搞得钟英文也尴尬了,大家都只好装作看不见的。

    付飞蓉自己最认真,目不转睛地听完:“……我觉得,跟《印伤刻愚》是一种平衡。”

    一些点头,不好说话。

    双手按着眼睛摇头还是擦拭的付尚坤也知道自己的失态吧,得解释一下:“我和我妹妹,我们三娘母,受好多欺负好多气……”可是声音太呜咽了。

    杨景行哪能理解呀,拍一拍男人肩膀:“走,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