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人至上,狗凄惨!

作品:《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772章人至上,狗凄惨!

    那名轻纱妇人,规劝中还扭了扭腰肢,故意释放出一阵体香,眼睛里寒光闪烁,威胁的意思非常明显。

    “咦?你们没有被小虚天雇佣啊?”

    陆寒微微意外了,他自然记得瘦脸青年,正是当日在顶级洞府前,追赶到擂台的第三波人其中之一,三人语气似乎只是抢劫。

    “也就那些狗奴才,就喜欢讨好狗屁的超级势力,老子才不稀罕他们,惹到我照样动手拍死,废话少说,交出残图饶你不死。”

    那个妇人也嗤之以鼻,似乎听到小虚天三个字就很恶心,这刀是让陆寒颇为意外,随即点头称赞。

    “这界面上,终究还是存在一些有骨气之人的,如此的话,陆某就只将你们降服,下手的时候会轻一些!”

    “啊——?”

    瘦脸青年也瞠目结舌起来,脸孔上很快被震怒代替,他见过陆寒一击镇住落雷宗的烈奇,一击抹杀百兽门的仇铉,但那都是单打独斗。

    这后生的确有些狂,不知道含蓄和低调做人吗?

    “只闭关短短百年而已,才爬上来的人就如此过分了,既然如此,我就把你提前送回老家!”

    云罗尊者恶狠狠的呲了呲牙,故意把‘送回老家’四个字加重语气,接着就见到他双臂上的纹身,忽然快速活跃起来,继而化为两只暴虐兽影,一只是三头黑蟒,另一个则为飞翔的鱼身鹰兽之恶禽。

    再凶恶的东西,陆寒也见过千万,但这两头孽畜在咆哮时,居然有不亚于大乘初期的气息,让他眉头耸动不小。

    难怪敢自称云罗尊者,有两个强大助力,单打独斗的话,恐怕大乘境界罕有敌手,即便一对二也不落下风。

    也在此刻,干瘦青年忽然嘴唇蠕动,对着本打算旁观的轻纱妇人谜语了几句,此女的目光顿时惊讶不已,看向陆寒有些出彩,继而点点头,拉开距离准备合围。

    ‘总算有个谨慎点的,可惜偏偏遇上了我,嘿!’

    转瞬间,地上有黑雾大肆冒出,并且迅速聚拢,化一片黑漆漆的黑云,把三头黑蟒硬生生托起,还将方圆数十里的光线尽数截断,从而化为大片黄昏。

    “吼——!”

    妖风冲天,三头黑蟒变大变粗,重量直接暴增了数十吨,几乎不亚于小虚天的那只雷蛟,狂吼中布满血雨腥风。

    恶禽动更快,粗壮鱼尾一闪就到了陆寒背后,那对坚硬肉翅狂扇几下,全身从头到尾,逐渐亮起一层波浪形黑紫逆鳞,大嘴徐徐张开,里面涌出恐怖热焰。

    “区区孽畜,也敢造次!?”

    陆寒付之冷笑,微微一抬手,就见到那两只强大妖兽头顶,莫名出现大片银色雷电,继而咔嚓一声爆裂,瞬间把两只妖兽覆盖,速度之快和突然性,完全猝不及防。

    两张百丈方圆的电网上,千百道粗大雷弧狂涌,如同结实的大网,包裹成一对大型粽子,里面凄厉嚎叫大。

    云罗尊者震惊,他本想先下手为强,面对此景差点反应迟钝,狂怒中就是一击暴拳,将空间完全逼迫开来,前方形成漏斗形波纹。

    然而转眼就浑身哆嗦起来,接着仿佛遭到重击一般,脸色快速变白,接连两口精血喷出,这无比刚猛的一拳半途而废。

    原因就出自他的两只妖兽,惨叫中仅仅几个扭曲,也未等到主人围魏救赵,转眼越来越小,几个呼吸就在电网狂轰中,化为两团恶臭空气,彻底消散在虚空。

    若能看见内部,就发现银色闪电宣泄的威能,和正常雷威大相径庭,从包裹之时就释放出恐怖寂灭气息。

    电弧散开轰击后,一股无上法则充斥其中,对外没有丝毫溢出,内部却形同天罚一般,任何生灵都会消亡。

    而在此时,

    陆寒侧后方黄芒炸裂,有呜呜呼啸声响起,瘦脸青年祭出的是一件黄色六角形大鼓,两侧表面都有神秘纹路,但相比之下,大鼓的蒙皮更让人惊悚。

    前面是蜡黄色的一张凶兽大脸,死前的狰狞犹在,双眼充满不甘,洋溢着极其怨毒的气氛,不时有光芒弹跳。

    后侧的鼓皮看似是个阵图,但中间的阵眼,居然是一个修士的面孔,好像活着就直接嵌在其上,连眼睛都没有剥离,无比浓烈的死气,伴随黄色炫光,好像要把一切吞噬。

    当硕大拳头,如一记重锤敲在其上,数十里内顿时布满音波,摄人心魂的战音浩荡冲刺而出,现场顿时景色大变,如尸山血海再临,还有嗜血恶兽的狂叫。

    失去两只魂兽的云罗尊者,脑海如针扎般剧痛了好久,内伤已经不可避免,正惊骇的盯着陆寒,满脸惶恐不安。

    ‘我的泣血之宝啊……如此就轻而易举消失了,难道当初豢养的是假货吗?啊——?!’

    他难以接受这个结果,继而震怒和不甘,但并未失去理智,似乎也被陆寒一耳光打醒了,当看到那面大鼓轰隆隆不绝,面容上闪过一丝狠意。

    “咔咔咔……”

    瘦脸青年正密集擂鼓,心里颇为得意,他这件天宝属于特殊一类,有不可思议的妙用,轻松碾压同级。

    可惜!

    他附近虚空,莫名的飘起了大雪,接着就冰霜降临,眨眼间化为茫茫白色,就在其抬头观望时,自己的身躯包括大鼓,都被巨大冰雕快速包围。

    轰!轰!

    本该震慑心魂的鼓声,直接转为闷响,恐怖音波才击碎一层冰晶,但就被更厚的冰墙死死封住,内部气温骤然直降,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冰雪大屋,好似堡垒般重重落地。

    冷!从未经历过的冷,好像神魂都在快速布满冰霜,更惊恐的是,连体内元婴外表都多出一层白毛,那是冰属性神通达到了绝高地步所致。

    “史冰元毛!?不不……他不是大乘,仙家,是仙家啊,我输了,我不该激怒你,求放过啊……!”

    仅仅半指长左右,好像胜利者那样,贴在婴体上摇摇晃晃,似乎咋嘲讽主人,而元婴则僵直了,空有反抗意志,但任何神通在冰毛面前都是卑微的。

    仿佛见到末日降临,瘦脸青年诚惶诚恐的大叫起来,但接着就发现自己的嘴也冻住了,一起冰封的甚至还有大鼓爆发出的声波。

    其神念发现,陆寒依然站在那,好像没听见鼓声似的,他已经撇弃自己,看向轻纱妇人抛起的五枚圆环,三人才开始围攻,瞬间折损两个。

    “好贼子,看老娘捆了你,这套圆环名为‘禁神环’,没有什么能抵挡它,不锁住你的肉身决不罢休,咄!”

    那名轻纱妇人无比震惊,却银牙紧咬仍旧下手,只有为他们争取时间,才不会落得各个击破,将天宝的威能极力催动出来。

    “那么厉害?套我呀!”

    五枚圆环又青又紫,中心最大的那枚,表面刻着大量冥纹,好像幽冥的咒语般,一闪一闪的寒光里透着阴森和诡异。

    其他四枚,通体鼓鼓溜溜,似乎里面藏着其他玄机,如飞碟般徐徐旋转,每转动一圈都带出一轮摄神之光,看之就产生魂魄即将飞离的感觉。

    嗖!

    在陆寒勾勾手指,不屑一顾的神色里,五枚从妇女手里抛出就消失不见了,再出现时,真的套在了他的脖颈和四肢上。

    一股强烈波动瞬间想肉身渗透,将神魂和元婴的联系直接掐断,然后从最大的主环上,喷射出一根紫红丝线,缠绕在轻纱妇女的手腕上。

    “咯咯咯……!恭喜你成为老娘的第四个人奴,其他两位道友可是要加倍报复嗷,当然他们也不可以伤你性命,我还有大用的。”

    一见陆寒果然中招,轻纱妇人顿时放肆大笑,几乎前仰后合,她越发坚定,自己的这件天宝,不是神通大小就能抗衡的。

    一发锁魂!

    “然后呢?”

    陆寒只感觉,在四肢和脖颈上,多了个类似项圈的多余物体而已,随即付之一笑,如看傻子般盯着妇人,没有半点被制住的状态。

    “啊啊啊……!他灭杀我两只魂兽,我要砍掉他一对臂膀,然后十倍赔偿!”

    本就要蓄势报复的云罗尊者,见此情形狂喜啊,疯癫般大吼大叫,终于敢把怨怒毫无保留发泄出来了,这只猎物将任凭他撕咬。

    报复!报仇!

    ‘嘶——?他怎么会没有感觉?至少该有些许眩晕之象吧?’

    轻纱妇人见陆寒还能反应如常,心中惊疑不定,但感觉自己对天宝操控如常,就逐渐放下心来,继而冷冷一笑。

    “然后,给我倒!”

    她掐了个法诀,对着陆寒就凌空一点,那五枚圆环在指令下,瞬间向里收缩一圈,不同的诡异光芒琉璃转动。

    遭到禁锢之人,应该酷似僵尸,元婴没有操控,陷入无休止沉睡,脑海里的神魂则焦躁抓狂,只剩下无能为力的虚幻。

    但是,陆寒一动未动,就那么看着轻纱妇人,肆无忌惮打量她的身躯,好像看透一般,接着撇撇嘴。

    ‘嗡!’

    斜后方,云罗尊者的硕大拳罡到了,这一击明显把握了力道,但若被击中,至少也该五脏翻腾肉身破损。

    砰!

    一根手指轻轻点出,陆寒都不用回头,有莫名波动仿佛破开一道通道,就点在凶猛拳罡之上。

    轰隆隆——!

    云罗尊者大惊失色,在那瞬间就感觉,拳头如扎进钉子般刺痛,接着自己庞大身躯倒飞而出,好像打在巨大的棉絮上,胸口发闷气血上窜,哇的一声再次吐血。

    “给我倒!”

    “倒下!你给我倒下!”

    轻纱妇人更加狂骇了,快速几次打出法决,对着陆寒连连点指,那五枚圆环也疯了一般,出现五道诡异光晕,远远看去的陆寒,已经尽数笼罩在黑光紫霞之中。

    “就不倒!”

    纹丝不动的陆寒,好像没有任何异样感觉,面露得色直接藐视,并且对着轻纱妇人喷出一道电光。

    此女早已严加防范,面前也如霹雳般,一把四方黑盾狠**在虚空,她又急又怒已经满头汗水,处于本命天宝失效的懵逼中,只在陡然间有一丝不可置信的闪光。

    “你……你的肉身是假的?”

    咔嚓!

    她刚说出口,就感觉森森不妙来袭,因为陆寒喷出的电光,久久未打在大盾之上,想也不想的就要瞬移规避。

    却从身后而且是她脚下,以诡异的角度出现一道微弱霹雳,无视气盾防御,钻进了衣衫内衬之中,贴着一路向上,然后炸开!

    噗!

    茫茫虚空,一具还算入眼的大白……肉身,再无掩饰的立在天地间,有黑有红与众不同。

    前无来者的惊叫,从轻纱妇人口中喊出,极度大囧之下赶紧挥手,一件亮蓝色波纹道袍套在身上,然而霹雳再响,那道电光又从虚空弹出,将其直接摧毁。

    就连云罗尊者都呆了呆,但他感觉肉身如针扎般疼痛,短时间内无法再出手,惊骇于陆寒竟然如此逆天,心思急转的打起了退堂鼓。

    “混……混账!你好卑鄙!”

    轻纱妇人又羞又怒,迅疾转过身躯,从体内溢出大量强光,头顶上法相纵横,一只颇有灵性的金煌色雀鸟,张嘴对着陆寒连续喷射光柱。

    但下方的身影,则扭了扭身就化为遁光,顷刻瞬移出几十里,头也不回的狂遁而走。

    陆寒身前,自动浮现一道大门,好像自仙界而来,阵阵仙音唱喏,被一层银光护佑着,雀鸟的光柱为接近十丈就溃散了。

    他身上五枚圆环,连同法相里的雀鸟,也先后接连崩溃消失,虚空只剩下剧烈波动。

    咔嚓!

    有冰晶碎裂的声音响起,那无比巨大的冰屋开裂,接着哗啦啦崩散满地,瘦脸青年的身影重新出现,但是已经倒在地上,双手抱肩不断抽搐。

    同样衣衫不整,冻裂的服装碎片遍布周围,此人的肉身,几乎冰雕凿刻一般,在光线下煜煜生辉,但并非是他的神通。

    “陆寒在这里,已经有人围剿,诸位快来!”

    几乎六七百里外,蓦的响起惊天雷霆,有人欢声大叫,继而化为一道紫色遁光杀来,被陆寒瞬间瞥到。

    “他们可以活,尔等既已沦为狗腿子,就没这般好命了,当诛!”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