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第四百八十七章 送给孩子的礼物

作品:《萌狐悍妻

    这画云雅相当的喜欢,直接就挂在棋台旁边。

    画中的小猫栩栩如生,它正懒洋洋地蜷缩在阳台上,用似睡非睡的朦胧眼神盯着前方。

    小黑猫当然是可爱得圆嘟嘟的。

    在无上神域,可没有猫这种生物,但是云雅知道云河画的猫的是谁。

    这只小黑猫,是某尊大神的化身,有一本书《神仙男友》,写的就是这位大神,看过这本书的人也许就知道了。

    云河的小女儿青旋就有同款小黑猫毛公仔。

    “你又输了!”云雅一指白子放在棋台上,杜博明的黑子被吃掉了。

    “呵呵,云雅大人还是那么神乎其技,佩服佩服。”杜博明谦虚地说着,抬头不经意,又看到墙上的那幅画。

    不知为何,明明一只可爱而贪睡的小黑猫图,怎么给人一种霸气无比的感觉,仿佛这并不是什么小猫,而是一只正在沉睡的雄狮。

    就在这时,窗帘外拂过一阵清风。

    一道青色的身影在林间斑驳的光影里出现。

    云雅高兴地从书院里跑出来,迎着那道身影跑过去,一头扑入那个人的怀中。

    “父亲!”云雅激动地喊着。

    “云雅,别来无恙吧?”那人温柔地微笑着。

    原来真的是云河来了。

    云雅日盼夜盼,终于盼来了最思念的人。

    “云雅,抱歉,我现在才来探望你。”

    对于这个收养的“儿子”,云河是十分内疚的。

    认了云雅为义子之后,他就流落异乡,直到涅槃重生,才得以相见。

    为了救自己,云雅先是亲自来到飞狐谷,把第一颗宇宙之心送给自己还没出生的孩子青罗,紧接着,又托木星千里迢迢送来第二颗宇宙之心,正因为如此,他才能逃过时空的抹杀,逆转时空,成神归来。

    可以说,自己能渡过这一劫,云雅起了关键性的用。

    “云雅,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别嫌弃。”云河变出一只红色的小狐狸吊坠。

    这吊坠是用红水晶雕刻的。

    红水晶,又叫做红色兔毛水晶。水晶的纹路如同丝丝飘顺的秀发萦绕,十分漂亮,也是最昂贵罕见的水晶品种之一。

    云河手头上有很多水晶原石。

    都是白罗星的朋友送的。

    云雅总是喜欢穿红色的衣服,送他红水晶就最相衬不过。

    这吊坠,是青罗刚出生,他还在飞狐谷养伤的时候做的手艺。

    那时候他就打算给自己的三个孩子每人做一份礼物。

    那时候的云河只是一个凡人,而云河在遥远的无上神域,他没有机会送给云雅。

    后来被卷入时空裂缝,连生死都不知。

    如今,他终于可以亲手把这份礼物送到云雅手上。

    讲真,这块晶石根本就无法跟云雅先后所赠的两颗宇宙之心相提并论,对云雅这个级别的神来说,也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所以云河才会说,希望云雅别嫌弃。

    “父亲,谢谢你。这是我最喜欢的礼物!”云雅高兴得心花恕放,如获至宝地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父亲他亲手做的呀,这比什么都珍贵。

    正如他喜欢收集父亲的画,把整个书院都挂满父亲的画那样。

    因为礼轻情义重嘛!这份迟来的礼物,充满了父亲对自己的心意。一笔一画都是父亲对自己的爱和思念,水晶小狐狸上还刻着“云雅”这两个字呢!

    给每个孩子的礼物上,他都细心地刻上孩子的名字。

    对云雅来说,这是他这辈子以来,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

    看到云雅如此喜欢这吊坠,云河也很欣喜。

    给孩子的三份礼物,到今天为此,终于全部送出了,他仿佛了却了一桩心事。

    抬头一看,墙壁上挂满了画,全部都是自己的画!

    云河过目不忘,记性特别好,他认出,这些画全都是他的品。

    那时候他流落在无上神域,坐在杜博明的船上,是平时闲来无事,打发时光,偶尔也喜欢随意绘画练笔。

    这些随意之,却被云雅如此重视典藏,云河的心被云雅暖到。

    这些都是他的随意之,并没有打算用来送人,云雅却如此珍惜,倒让他有些过意不去。

    他在心里想:这孩子,既然那么喜欢自己的画,以后自己何不认认真真画一幅赠于他?

    还有,这些练笔之为何会出现在神殿?

    这时候,杜博明也从书院里走出来。

    “博明?”云河十分惊讶。

    现在,他明白为什么灵山神殿会出现自己的画了。

    看到云河,杜博明也是满心欢喜。

    多时不见,他这位老朋友风采依旧,一袭如云般飘逸的青衣,美如冠玉,道骨仙风,过往的病容早就一扫而空,清澈得像蓝宝石般的双眸里尽是灵气。

    而且,云河给人的感觉更加深不可测的。

    因为身为无日境的杜博明,居然也看不出云河的境界。

    杜博明自觉,云河的境界对他来说,一定已经遥不可及了。

    怕且这位老朋友又不知道在那个神域遇到了奇迹。

    “云河,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只顾着哄儿子,从大老远的地方来见老朋友,一点手信也没有?”杜博明有些小忧怨地吐槽。

    云河笑了笑:“博明,我带了故乡的特产,一起来尝一尝。”

    云河变出了一坛八仙果酒跟大家分享。

    书院,窗前。

    三人围在一桌,品酒观花,写意人生。

    早就闻得酒的醇香,杜博明满满斟了一杯,就细细品尝起来。

    “这酒真好,每次喝这酒,我就会想起与你相识的点点滴滴。品酒如同品人生六味,每次喝的心情尽不一样,只可惜如此好酒喝完就没有。无上神域与紫云宇宙相隔着千千万万个宇宙,纵使是无境的神,来回也得要几个月的时间。要是每次喝完都要去你们紫云宇宙才能拿得到,那实在太麻烦了。”杜博明感叹地说着。

    “八仙果酒是用龙纹八仙草所结之果酿制,要是博明你喜欢喝,那就直接在无上神域种植一片龙纹八仙草即可。我可以教你酿酒之法。这样,下次我过来的时候,就可以喝到无上神域出产的八仙果酒啦!说不定还风味独到。”云河笑道。

    “那就一言为定了!”杜博明豪爽地说:“以后,你过来,就喝这里的酒,我过去,就喝你那里的酒!”

    云河豁然地点了点头,以酒会友,人生一乐事。

    这种平静的生活,他格外的珍惜。

    云雅心里吐槽:父亲,你还真是相信杜博明是为了跟你喝酒?其实人家打的是友情牌,看到的是酒的商机,别忘记,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

    云河来了,有一个人肯定不会缺席。

    那个人只能是画皮鬼阿玖了。

    果然,云河还没跟云雅和杜博明说上几句,阿玖就哭哭啼啼地飞扑过来,把云河的衣服当成抹鼻涕的纸巾了。

    “呜呜,主人,我想死你啦!”

    原来,鬼哭的时候,也会有眼泪的。

    他的眼泪,是凝结成水的灵气。

    阿玖是又哭又笑的,全都是开心掉出来的眼泪。

    看到好端端的主人,这比任何事情都振奋人心。

    见阿玖仍是一缕微薄的魂体,云河有些心痛。

    他想起水剑师父、雷珉师父还有晏子陵他们都能魂得塑体之术,重生为人,阿玖应该也可以的。

    于是云河便问阿玖:“阿玖,要不我传你塑体之术,这样你就可以重新做人了。”

    “谢谢主人的好意了,阿玖当鬼惯了,喜欢飘来飘去的感觉,不喜欢被躯壳束缚。但主人要是想造就阿玖,能不能把更加博大精深的阵法之道传于阿玖?阿玖对阵法可感兴趣了!”阿玖调皮地跟云河眨了眨眼睛。

    “原来阿玖喜欢学这个呀?好啊!”云河又是欣然答应。

    “主人,还有呀,阿玖怕死,能不能把阿玖的修为再早高一点点?”阿玖厚着脸皮问。

    阿玖已经死过两回,他可不想再死第三回。胆小,就是他这种人。

    “没问题。”云河又是欣然答应。

    对于阿玖,他似乎是有求必应。

    那大概是因为,他在无上神域历练时,阿玖是生死最后一刻依然不离不弃地陪伴他的人之一。

    “太好了!主人我爱你!”阿玖激动熊抱着云河,怎么都舍不得放手的。

    阿玖,一只喜欢飘的鬼。

    鬼话连遍,向小狐狸讨得阵法之术,才不是兴趣所致,全因为飞狐谷的守护大阵又升级了,要是他不与时俱进,就不能随时悄悄溜进来探望小狐狸了。

    而且最可怕的是,女主人现在也是玄境了。

    只有无境的他,随时一个眼神就能被女主人杀死。

    在飞狐谷,阿玖最怕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女主人,另一个是从护主狂魔升级成护哥狂魔的小彦哥。

    还记得上次阿玖来到飞狐谷,把小彦哥的帅脸都画花了吗?硬生生让帅绝人寰的小彦哥变成了行走的表情包,这仇小彦哥可一直记着呢!

    阿玖是做了亏心事,心虚呀!

    “对了,阿玖,这些是地球的特产,送给你。”云河微笑着拿出一只空间戒指。

    “谢谢主人!”阿玖满心欢喜的接住。

    没想到主人对自己这么好,大老远的跑来这里,还不忘给自己带特产。

    且不管主人送的是啥玩意,总之是主人送的,那收下就对了!

    将空间戒指托在掌心,阿玖用神念一扫,顿时一副馋的模样,眼睛都变成大红的心心了。

    为啥阿玖会激动成这样?原来这个空间戒指里,装的居然是满满的冰淇淋!

    地球冥界的特产——鬼灵灵雪糕屋的招牌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