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零一章 真九正的纪元之子

作品:《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南海,潮音洞。

    紫竹竿竿,潇潇洒洒。

    风自岸上来,吹散满地阴翳。

    再往上,穹顶烟云缭绕,瑞气如蒸,自四面八方来,氤氲成肉眼可见的水色,自洞壁上流淌下来,令人惊讶的是,到地面后,只留下光明,不见其他。

    观自在坐在莲花宝座上,她头戴宝冠,身披天衣,璎珞环绕,手中持有羊脂玉净瓶,斜插杨柳枝,翠色青青。

    这位佛门的大菩萨正睁开法眼,姿态沉凝。

    在她的目光中,两个金灿灿的猴子斗在一起,一人一个金箍棒,打得激烈,周匝星火迸射,雷霆似鼓,晕开大片大片的霹雳。

    两个猴子在斗法过程中,身上的气运交织,正反一转,混元天成。

    难以形容的东西在复苏,惊天动地。

    “这才是纪元之子,我们梵门此纪元中有希望证得金仙的人物,”

    观自在声音不大,在洞府中回响,然后让水色掩下,归于寂静,只有难以描述的喜悦,经久不散,绵绵长长。

    或许在外人看来,甚至孙悟空看来,他最为高光的时刻乃当年喝御酒,盗金丹,打仙神,大闹天宫,不可匹敌,可在观自在此等人物眼中,那不过过家家,只要没有攀登上境,晋升金仙的潜力和资质,都是虚妄。

    在以前,尽管孙悟空器量恢宏,天运垂青,又有佛门精心安排的发展道路,有圣人传法,得六字真言,可看上去离金仙遥遥无期。

    只有现在,当孙悟空命中注定般和六耳猕猴碰到一起,正反相对,才爆发出纪元之子的完整体,让人看到有资格冲击金仙的资质。

    “就看悟空你能不能过这一关了。”

    观自在看向下面,两人的争斗,命中注定,只能存一个,剩下的那个将继承对方的所有,然后变得非同一般,剩下的那个不论是孙悟空也好,六耳猕猴也罢,都会成为金仙的预备役,可自她的想法来看,当然希望是剩下的孙悟空了。

    毕竟她早早下注在孙悟空的身上,要是六耳猕猴剩了,那西游的主导权得让出去了。

    “悟空,”

    观自在眸光一动,见孙悟空和六耳猕猴向幽冥去了,微微点头。

    事关纪元之子的蜕变,佛门自然非常重视。

    孙悟空和六耳猕猴的争斗,从地仙界开始,要到幽冥,到天界,天地人神鬼,都走一遍,是认可,也是得气运。

    为此,佛门付出不小。

    且说孙悟空和六耳猕猴,打着打着,来到幽冥。

    幽冥为天地之反,道法的威能要比阳面大十倍百倍,两个猴子的斗法,顿时间,波及万万里,所到之处,尽数湮灭。

    “怎么回事?”

    “如何有两个齐天大圣?”

    “快去向阎王报告啊。”

    这么大的声势,自然惊动了冥府中的鬼差们,他们连滚带爬地跑开,向里面去,大声道,“大王,大王,背阴山有两个齐天大圣打来了。”

    这样的消息,一殿转一殿,霎时间,十王会齐。

    不多时,森罗宝殿中,点起灯盏,上浮鬼面,衔着鬼火,幽幽的冷光上下,打在地面上,让人觉得心悸。

    殿中,矗立铜柱,每一根上面都系着粗大的锁链,有的一根,有的两根,有的不下几十个,每一根都殷红如血,明明看上去没有拴着东西,可是却崩的紧紧的,发出哗啦啦啦的声音。

    十大阎王,第一殿秦广王,二殿楚江王,三殿宋帝王,四殿卞城王,五殿阎罗王,六殿平等王,七殿泰山王,八殿都市王,九殿忤官王,十殿转轮王,全部端坐在宝座上,显出顶门庆云,其上不是仙家的澄明如水,而是或灰沉沉的,或幽深深的,黑云密布,沉沦诸有,难以描述。

    幽冥是天地之反,规则不同,所以里面的存在和仙道不一样。

    阎罗王打发走前来禀告的鬼卒子,目光一转,看向左右,道,“此事应该告知一下地藏王。”

    “已经派人去请了。”

    轮转王点点头,话语刚落,就听梵音佛唱大,自门口有莲花盛开,地藏王菩萨头戴宝冠,身披璎珞,左手持莲花,花上有如意宝幢,右手持宝珠,冉冉而来,顿时间,祥云云集,香雨声声。

    “见过诸位道友。”

    地藏王菩萨来到阎罗殿后,合十在身前,高颂佛号。

    “菩萨请入座。”

    阎罗王率摆了摆手,没有多说。

    下一刻,轰隆一声响,阎罗殿外的天穹被撕裂出一个大窟窿,金灿灿的光芒垂落下来,在地面上一卷,化为两个猴子,他们俩怒目相对,谁都不肯罢休。

    “大圣,”

    有人上前,拦住猴子们,开口道,“不知大圣有何事,闹我幽冥?”

    “我可不是闹幽冥。”

    有个猴子跳出来,呲牙咧嘴的,大声道,“我因保唐僧西天取经,路过西梁国,因和我师父闹了矛盾,一气之下遁走。没想到这个妖怪假变我的模样,在半路上打倒师父,抢夺了行李不说,还大逆不道,要假立师名,要往西天取经。”

    “可恨的是,”

    这个猴子气呼呼的,身上的猴毛都竖起来,道,“他相貌言语跟我一般无二,不管是我师父也好,菩萨也罢,都分辨不出来。故此来幽冥,让阴君看一看生死簿,翻一下这假猴子的根脚出身。”

    “他才是假的,他才是假的猴子!”

    另一只猴子跳着脚,蹦来蹦去,对上面的十大阎罗道,“阴君,快翻生死簿,让这假猴子现原形。”

    阎罗王听了,微微一笑,道,“大圣你忘记了,你幼年得道之时,大闹阴司,消死名一笔勾之,自后来凡是猴属,尽无名号。生死簿上,没有姓名啊。”

    “啊,”

    猴子一听,少见地猴脸都红了,喃喃道,“那我等再去阳面看一看。”

    “且慢。”

    地藏王菩萨目光一转,落到两个猴子上,道,“我座下有谛听,听个真假。”

    原来那谛听是地藏菩萨经案下伏的一个兽名,他若伏在地下,一霎时,将四大部洲山川社稷、洞天福地之间,蠃虫鳞虫毛虫羽虫昆虫,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可以顾鉴善恶,察听贤愚。

    谛听领了法旨,施展神通,然后再回到地藏王菩萨跟前,传音于地藏王。

    谛听根本没有讲什么真假孙悟空,而是认认真真分析,两者合二为一后,会有何等惊人的蜕变。

    “金仙之姿,”

    地藏王听完谛听的话,面上笑容不减,口中说的话却与谛听所讲半点不同,道,“你们两人可去天庭。”

    在同时,天庭中,李元丰已经从东皇别府中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