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七十六章 猛男爱人偶,直男爱投球

作品:《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我很好奇,奇怪的先生……为什么要让我另眼相看呢?”

    “这个……因为你是公主殿下?”

    我挠了挠头,这很奇怪吗?不是说三万年前的本子娜在整个族里是快宝,人见人爱吗?理所当然应该有很多爱慕者才对吧。

    “仅仅是因为我的身份吗?”

    “因为你很可爱?”我刚说完就感觉不妙,该不会被本子娜诓了吧,万一她在哪里偷窥,把这句话听了进去,然后开始自我感觉良好该怎么办?

    “是吗?”人偶歪了歪头,很可爱。

    “不然你以为呢?”

    “我只是觉得奇怪的先生并没有说实话。”

    “……”

    不愧是你,我三万年后的宿敌,操纵着一具人偶娃娃直觉也能如此敏锐。

    “既然奇怪的先生不愿意说,我也不追问了,希望你能再次接受我的歉意,把你当成可疑的人真的非常抱歉。”

    说完,小小人偶提着裙摆微微行礼:“那么,请允许我告辞,愿你能忘记痛苦的回忆,在族里开始一段崭新的美好生活。”

    哦哦,这家伙……真有礼貌,礼仪也无可挑剔,和三万年后简直判若两人。

    “凡凡,现在的娜娜礼貌和礼仪也完全符合她的身份啦,还是说凡凡愿意看到娜娜对着你毕恭毕敬说些客套话?”

    停!!!

    道理我都懂,但就算是夫妻,也别擅自读心好么?至少减少一下频率,算我口口泥了。

    哦,顺便一说,刚才在审问的时候,蒂亚给我编织的身份是一个被四处流浪的赫拉迪克法师捡到的野生猴子……啊呸,是可怜孤儿,所以人偶也就是三万年前的本子娜才有此一说。

    眼看着人偶娃娃消失在拐角,蒂亚猛推了我一把。

    “凡凡还在愣着干嘛?上呀!”

    啊,上什么上?

    我愣愣看着蒂亚,恁可做个好妻子吧,竟然让自己的丈夫上一个巴掌大的人偶?

    d【哔哔】系列到还行……开玩笑的,诶嘿。

    “不是,我觉得应该慢慢来吧,现在不是已经踏出了良好的第一步么?”

    太着急跟对方套近乎,你是又想让我体验一键入狱么我亲爱的替身使者蒂亚同志。

    “哪用得着那么麻烦,别忘了这里是梦境。”

    “梦境也要讲基本法的……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梦境也要遵循客观规律呀,你看我已经制定好下一步战了,明天早上,我背上小书包,叼着方面包,大喊迟到了迟到了,就在前面的拐角,一个没刹住车,直接撞进她二楼的房间里,将她压在下面,创造这样的怦然心动的少男少女奇妙偶遇,你觉得如何?”

    “万一娜娜正在吃旗鱼该怎么办,贸然撞上去说不定会先被旗鱼刺穿胸口哦。”

    “说的也是嗷,那太危险了,让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不是,你应该吐槽我会把地牢坐穿才对吧,怎么感觉我们的对话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但微妙的又能对上呢?

    “别再想了,机会难得,就是现在,这可是娜娜的梦境,在这里凡凡的好感度可是天生就有99点哦,绝对没问题的。”

    没跑了,绝对是是负99点,话说回来这个精确到个位数的好感度是怎么得来的?

    “再提升一点的话就可以给娜娜送戒指了哦。”

    稳,三周年老指挥官了,只是这戒指怕是会被本子娜串在细剑上,刺入我的额头里。

    在蒂亚的催促下,我不抱任何希望,甚至做好了第二次一键坐牢的准备,向人偶娃娃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还好,并没有出现追过一个拐角就消失的魔法事件,那个小小的人偶,迈着优雅可爱的小步,就仿佛是初生的小猫,机警的跳过排水沟,随手捡起地上的落叶,奋力爬上一颗拳头大的路边石头,踮起脚尖,滴溜溜的玻璃眼珠好奇的四处张望,流露出想要将外面世界的每一帧画面都保存到眼睛里的强烈渴望。

    总结一个字,她超可爱。

    事先说明,我是说人偶娃娃的样子很可爱,不是说本子娜可爱,试问又有哪个猛男不喜欢芭比公主呢?

    甚至让我有点不忍心打破这副温馨可爱的画卷。

    “公主殿下。”

    “啊,是奇怪的先生,还有什么事吗?”人偶娃娃做出吓了一跳的小动,连忙回过头,收敛着刚才活泼可爱的样子,拢了拢长裙,矜持礼貌的问道。

    “要我送你回去吗?”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急中生智的回了一句。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没问题的,我能行。”

    小人偶眨了眨玻璃眼珠,看不出表情,但语气里透露出一股稚嫩的倔强,想来以她病弱的身体,理应当被所有人担心着,呵护着,或许是到了叛逆期,或许是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被果断的拒绝了,没有丝毫意外,只是该怎么下去呢?我新晋的狗头军师,快嗦嗦话呀!

    “这种时候就得直球,直球!”蒂亚做出全力投球的姿势,气势十足。

    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无视在一旁化身啦啦队为我鼓气的蒂亚,我面色和蔼,露出自认为最人畜无害的笑容。

    “其实我是久闻公主殿下的大名,无论如何也想见识一下,所以能一起喝杯茶,聊一聊么?”

    怎么样,我的平直弯曲球,曲线救国脚,后宫长老的外号可不是白叫的,我要是想做花花公子,也是能花言巧语的。

    “哇喔。”蒂亚似乎吓了一跳,然后朝我竖起大拇指:“凡凡好样的。”

    “那可不是么?”

    “这就是传说中的钢铁石魔的直球吗?”

    “……”

    这小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失礼了。

    人偶似乎也吓呆了,虽然脸上不可能露出丰富的表情,但我似乎能想象得到她张大嘴巴的样子。

    好半晌,她才缓缓开口。

    “奇怪的先生,似乎是直来直去的性格。”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明明我已经说的够委婉了好不好,又不是请你喝奇怪的红茶。

    我觉得有必要纠正对方的错误观点。

    “其实我的朋友们都喜欢叫我委婉的贵公子。”

    “噗!”

    闭嘴!

    “……”

    “……”

    经过一段我看起来沉默其实并不沉默但是人偶娃娃真的很沉默的迷之沉默后,对方自言自语的开口:“奇怪的先生和奇怪的朋友,这就是奇怪的物以类聚吗?”

    够了!劳烦你照照镜子,这里最奇怪的是你这个会说话的人偶才对吧!

    “好吧。”

    脑海中似乎经过了一番相当的天人交战,人偶娃娃这么应了。

    惊了,竟然成了!现在的小姑娘也太好骗了吧,这就是三万年前的本子娜么?这三万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将一个如此单纯的少女变成一言不合就拔剑的……奇女子。

    “我就说嘛,肯定能行的。”蒂亚一脸神气的邀功道。

    “一般情况下肯定是行不通的,但因为是娜娜的梦境,对凡凡有着天然的好感和信任,所以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理所当然。”

    “信任还可以好感就免了吧。”

    我连连罢手,信任还好说,毕竟无论关系怎么差,也是同一条战壕上的,关键时刻可以托付后背的队友,至于好感度……是航母的机场不够大,还是潜艇的死库水不够香?

    你号没了。

    不过也多亏了蒂亚,否则还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才能和三万年前的本子娜见上一面,看来这狗头军师还是有存在的必要。

    话说回来,三万年前的本子娜这种叫法也确实别扭,难道就没有个名字么?

    这么一想我顿时好奇起来,记得本子娜好像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最后随便取了个娜娜的叫法,现在不正是八卦的好时机么?

    等回去以后还能好好嘲笑对方一番。

    “能别一直叫我奇怪的先生么?我有名字。”

    “啊,非常抱歉,塔拉夏先生。”人偶娃娃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叫法太失礼了,于是连连鞠躬道歉。

    真是个好孩子,哪像三万年后,一口一个猴子叫的不知多顺口。

    “还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吗?”话绕了一圈,我终于露出了狼以巴,如果不是为了这一句,奇怪的先生什么的,说实话我根本不在乎。

    毕竟比起这种中性的外号,这个社会对我似乎有着更深的其他误解,具体例子不便多加描述。

    “咦,奇怪的……塔拉夏先生不知道……我的名字吗?”

    “不知道。”

    “可是之前不是说过久闻我的大名这种话吗?”

    系马达,竟然还有这种破绽?看来她只是比较单纯,并不是傻。

    “那是因为老师一直在跟我说你的事情,他老是公主殿下公主殿下这么叫,一提到公主殿下肯定是在说你,久而久之习惯了,直到她的骨灰被我撒到罗格酒吧的多肉植物上的时候,我才忽然意识到,竟然连公主殿下的名字都忘记问了。”

    “原来如此,冒昧问一句,多肉植物是什么?为什么要将你的老师的骨灰撒上去?”

    “老师的遗嘱,说她欠这个酒吧太多,不得已只能用骨灰来偿还,至于多肉,是酒吧老板最爱的一种植物。”

    “为什么酒吧老板会喜欢多肉呢?”眼前的人偶化身好奇宝宝,追问不休,喜欢就喜欢,还能有什么原因,不过提起这个……

    “大概是为了吸引剧毒花藤的注意力,避免酒吧被破坏吧。”

    “喔……嗯……原来如此……看来里面有着很多的故事。”

    我能充分想象此时对方一脸懵逼然后逐渐在脑海里编织一段感人至深的酒吧故事的样子,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所谓的故事,就是我物品栏里这一手抓不过来的债条。

    话说回来,等本子娜的意识清醒过来,知道我在她的梦境里如此坑蒙拐骗,该不会把我的额头刺成史莱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