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九章 千镇天钟

作品:《混沌剑神

    佳迪双手掐诀,开始施展秘法,只见在其身上猛然燃烧起一股金色的火焰,在黄金光芒刺目时,又升腾起一股恐怖的高温。

    这是金系法则与神火法则的结合。

    这两种法则尽管没有融合,但在佳迪手中已经是运用的炉火纯青,使得这两种法则看上去,就仿佛是已经融合在了一起。

    随着他的动,天地间的大道开始降临,金系法则与神火法则显化而出,在佳迪身体周围缠绕。

    “镇天钟,困!”骤然,佳迪一声低喝,随着他的喝声,他浑身能量顿时沸腾了起来,一股排山倒海般的磅礴能量从其体内宣泄而出,与他周身缠绕的金系法则和神火法则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在刹那间形成了一个足有十丈高的金色大钟,朝着剑尘当头罩去。

    金色大钟飞临剑尘头顶,似沟通了天地,带着一股天地伟力朝着剑尘镇压。

    剑尘的身躯一沉,在这金色大钟笼罩下,他立即感觉深重如山,更有一股神秘力量从金色大钟内散发出来,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了一股束缚之力。

    “镇天钟,这是殿主耗费数百万年时间才自创出的神级战技,乃是殿主最强大的手段之一,没想到殿主竟然又施展这一招来对付坤天”远处,第七殿的副殿主安烈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道。

    站在他身边的卡索尔露出期待,隐隐间透着几分兴奋,道:“曾经坤天与殿主交战数次,其中就有两次被殿主施展的镇天钟给困住不得而出,每一次都在里面被关了数天之久,落得灰头土脸的下场,这一次不知道殿主能困住坤天多长时间。”

    “现在的坤天毕竟是六重天强者,与曾经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殿主的镇天钟,自然无法像以前那样困住他那么长的时间。”安烈说道,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似胜负已定。

    “不好,佳迪殿主竟然再次施展出镇天钟。”另一边,第五殿的三位副殿主眼神一变,一个个都变得严肃了起来,目光齐刷刷的凝聚在剑尘身上,带着心中的一丝担忧密切关注。

    剑尘凝望着当头罩下的镇天钟,眼睛有些发亮,他悄然的动用了一丝无上意志,发现自己又感觉到镇天钟与天地深处的那一丝隐晦的意志联系。

    他若愿意,他可以随时以无上意志的力量去切断两者间的关联,使得镇天钟这门威力不俗的神级战技,刹那化为威能尽失的普通攻击。

    不过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装出一副反抗无力的姿态,任由着镇天钟将自己罩下。

    “轰!”

    一声闷响,镇天钟仿佛镇压着一方天地,带着万钧之力重重的扣在地上,仿佛化为了一方囚牢将剑尘囚困在里面。

    砰!砰!砰!

    紧接着,镇天钟内便发出沉闷的响声,震动天地,恐怖的音波扩散开来,将大地震的片片龟裂,出现了一道又一道巨大的裂缝。

    这是剑尘在里面攻击镇天钟,每一次攻击,都将镇天钟打的轻微颤抖,每一击都能将镇天钟的金光打的溃散几分。

    看到这一幕,原本嘴角挂着淡淡笑容的安烈,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皱着眉头道:“跨入六重天之后,坤天的实力提升的太多了,看样子殿主的镇天钟只能镇住坤天数个时辰时间了。”

    卡索尔有些失神,喃喃道:“这不可能啊,坤天明明才刚突破,他现在恐怕都还没有完全巩固境界吧,今后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他现在就这么厉害了,等以后他达到这一境界的巅峰时,岂不是连殿主都拿他没办法了。”

    “唉,看来坤天在灭魂之地内受益不浅啊”安烈轻轻一叹。

    另一边,佳迪的神色丝毫不见轻松,反而愈加的凝重,他凝望着不断在震动中发出滔天轰鸣的镇天钟,心中暗道:“以前镇天钟能困住坤天数日时间,可是现在,看镇天钟的能量消耗速度,恐怕最多也只能困住他十几个呼吸。”

    “坤天,你在灭魂之地内究竟有什么奇遇,战力竟然增长了这么多。”佳迪目光变得有些森寒,他双手再次掐诀,立即有一道道神火法则被打入镇天钟内。

    顿时,金光刺目的镇天钟上烈焰沸腾,这一刻的镇天钟,就仿佛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丹炉,在炼化被封困在里面的剑尘。

    “不好,殿主有麻烦了”

    “以前他都只是困住殿主,而今日,他竟然将殿主困在里面用神火法则炼化,这样一来,殿主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佳迪这是要干什么,他这是要痛下杀手吗”

    兵原,斗无尽和塔罗三人难以镇定了,都有些慌了神。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炸响声骤然传来,只见佳迪施展的镇天钟轰然破碎,而被镇天钟封困之地,则是剑气滔天,银白色的剑气仿佛化为了一根通天之柱,直接插入了苍穹之中,光芒万丈。

    而在这剑气所化的通天之柱中间,剑尘的身影若隐若现,他似乎以自己的身躯化为了这一道贯穿天地的剑气,硬生生的撑破了佳迪的镇天钟。

    不过做到这一步,对他来说也极为吃力,只见在打破镇天钟之后,他身上立即剑气收敛,露出了他的真身,只是脸色有些发白,神态间透着几分虚弱。

    “坤天,你已经有让我重视的资格了,当然,也仅仅是重视而已,你依旧还不是我的对手。”佳迪面无表情的盯着脸色发白的剑尘,没有继续出手。

    剑尘同样没有继续出手,而是沉声道:“不亏是踏入六重天多年的老牌强者,仅仅破你镇天钟就耗费了我四层力量,我现在的确还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从我这里借走大量物资一事,并不会因此而罢。”话一说完,剑尘便挥手招呼着兵原他们三人离开了此地。

    “混账,本殿主说过,从未找你借过任何东西。”一听这话,佳迪就有些气急败坏,坤天脑子不好使,一口咬定借了东西,这让佳迪有一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听到佳迪的叫骂声,已经走远的兵原,塔罗和斗无尽三人心里自然清楚佳迪多半是被冤枉的,心中都是苦笑不已,而破空飞行在最前方的剑尘则是无动于衷,心中暗暗想到:“已经四个时辰过去了,金宏他们因该也夺回百圣城了吧。不过我还是要去百圣城看看才行,虽说这一千年是第七殿掌权,但就怕发生预料之外的情况。变故,往往都是不可预知的。”剑尘心系百圣城那边的安危,因此与佳迪的战斗也不敢拖得太长。

    毕竟同为外界武者,百圣城那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自然会帮助一些。

    而这一战,他也算是摸清了佳迪的确切战力,佳迪的实力的确不俗,真的厮杀起来,他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将佳迪斩杀。

    “除非动用玄剑气,或者是施展无影夺命剑,否则的话,要杀他还需要费一番手脚。”剑尘心中暗道,佳迪的境界虽然在六重天,但已经不弱于圣界的七重天强者了。没有九星天道剑,他要杀无极境七重天高手,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虽然他从坤天那里得到了神甲和神剑,但没有器灵的残缺神器,哪里能够与完整的神器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