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四十章 中毒

作品:《终极学生在都市

    张三没有回应,他眼睛里已经没有这个人了。

    在他看来,他们之后见面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个人的余生怕将在那矿场里度过,最终沦为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巡卫嗤笑了一声,骂道:“尼玛的怎么这么多废话?赶紧走。”

    李泽道一副被吓得不轻了的样子,腿一软坐倒在地上。

    “妈的,这怂货!”

    巡卫骂了句,直接拖着李泽道离开,就像是在拖着一条死狗似的。

    张三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一脸淡漠的将门关上,坐下身来继续闭目养神疗伤。

    今晚是安全度过了,但是从明晚开始,还有很多大战等着他,他必须尽快恢复实力。

    这神山客栈的后院有一座高台,高台正是用来对决用的。

    对决的规则很简单,无非就是两点。

    第一点,绝对不能杀人,毕竟无论是挑战者还是被挑战者,都是神山矿场潜在的员工,都即将为矿场做出自己的贡献,任何一个人死了都可惜。

    因此杀人者哪怕是胜利的一方,也将被直接送到神山矿场挖矿去。

    事实上,神山矿场最底层是一个压迫感十足的地方,那种压迫感只有灵神境以上修为的人才承受得住。

    因此,那矿场底层的旷工清一色全部都是灵神境下品修为以上强者。

    也就是说,旷工还真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实力弱些的,只能敲矿,压根就没有挖矿的资格。

    第二则是,谁从那高台上掉落,谁就是失败者。

    挑战张三的是一个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中年男子,他并不知道张三带了一个替身回来,那些知道情况的人,谁也没有跟他说这事。

    他只是得到消息说九号房间的那个家伙似乎受伤了,所以迫不及待的挑选了九号房间。

    但是没想到随后被告知他将挑战张九号房间里那人带回来的替身,气得他气血翻涌,几乎都要喷出一口老血了。

    挑战替身,赢了非但得不到什么好处就先不说了,甚至之后还得前往指定的客栈花费巨大的代价租一个房间。

    因为这时候已经到了宵禁时间了,除巡卫以及神府的相关工人员外,其他人不可在外头晃动。

    不过,挑战替身这种事情因为是特例,所以特事特办,这时候你只要在指定的客栈租一个单间,那就不算你违反宵禁相关规定,不会立即夺走你的神龙卡将你送往神山矿场敲矿。

    什么?你身上的灵币不够?

    那也没关系,先住着,明天一早就出城去前往那神山矿场敲矿石去,把你欠的灵石先敲出来再说!

    当看到那个替身因为吓得腿软,还是被巡卫拖过来的时候,这名强者的嘴角甚至流淌出一丝猩红的液体出来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重重一拳砸了出去,却是打在了棉花上,着实让人憋屈无比。

    中年男子凶狠的扫了李泽道一眼,忍不住骂了句:“卧槽!他妈的!老子怎么这么倒霉?”

    却是不得不身形一掠率先上了那高台,低声吼道:“他妈的,滚上来,看老子不把你出绿屎来!”

    事到如今,真就只能自认倒霉了,只能狠狠的暴揍这该死的替身一顿,稍微发泄一下愤怒,不然还能怎样?

    巡卫看着这个软趴趴的替身,忍不住捂了下脸,真替他妈的感觉到丢人啊。

    再怎么弱也是灵神境修为的强者,此等修为已经有资格在神域行走了,甚至可以成为一些小势力的头领了。

    没想到竟然可以这么怂。

    更让他们气愤的是,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恐惧失败之后所带来的后果,他害怕去神山矿场当旷工!

    尼玛的啊,觉悟这么这么低呢?难道你不知道在神山矿场当旷工是一件极其光荣的事情?

    巡卫冷冷道:“十息!十息之内若是你还没上那高台的话,我就直接判定你输了,直接连夜将你送往那神山矿场,而且不是当五年的旷工,而是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得给老子乖乖的在那边挖矿!”

    李泽道身体剧烈一颤抖,面色恐慌到极致。

    赶紧挣扎着站起身来就要上那高台。

    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率先掠上高台的男子却是面色猛的僵硬了下,随即身体竟然硬邦邦倒下,就像是一根被锯断树木轰然倒塌似的。

    由于他就站在高台的边缘,所以整个人更是一下子就从那高台上滚落下来,发出“啪”一声闷响,就像是骨头都被摔断了似的。

    与此同时,李泽道身子也出现在高台之上了,两条腿却是抖如筛糠,一副相当勉强方才站稳身子的模样。

    周围那几个巡卫懵了下。

    赶紧过去查看那中年男子的情况,却见他面色发青,瞳孔无神,嘴角处还不停的流淌出白沫,这怎么看都像是中毒了。

    巡卫面面相觑起来,皆能看到对方那张懵逼无比的脸。

    要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可是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的强者,这种修为的人,不敢说百毒不侵,但是一般毒药还真奈何不了他。

    能把他毒成这样子的,自是相当可怕的毒药,甚至还有可能是魂丹。

    更为重要的是,谁下的毒?又是怎么下的毒?

    谁都看到,他原本还一脸不爽的站在那里,等着暴揍那替身好狠狠的出一口恶气。

    然后没等那替身爬上台去,他自己却是一头扎下来了。

    他们谁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没看到有人在暗中发射焠毒的暗器什么的。

    所以,这个男子早就中毒了,只不过这时候刚好发了?

    “那个……他怎么了?”站在台上瑟瑟发抖的李泽道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弱弱的问。

    “生病了?”

    巡卫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更不知道这场对决应该判谁赢了。

    从结果来看,自然是替身赢了,毕竟他此时就在台上,而挑战者则一头从台上栽下来,彻底的失去知觉。

    但是若就这样判定替身赢,会不会……太儿戏?会不会太方谬了些?

    “他……一直不上来的话,是不是说……我赢了?”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巡卫,吞咽口水的频率更快。

    巡卫又面面相觑了片刻,其中一个冲李泽道骂了句:“废什么话?安静等着!”

    李泽道吓了跳,赶紧闭嘴。

    几个巡卫用眼神交流了下,随即一同来到角落里。

    “这件事情似乎……有点诡异。”其中一个巡卫说。

    “怕早就中毒了,这个时候刚好发。”另外一个巡卫说。

    若说有人当着他们的面动手,他们其实很难相信。

    当着他们的面对一个灵神境上品巅峰修为的强者动手,并且还没让他们看出任何端倪,感受到任何危险气息,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那个人的实力极其可怕,是灵仙镜修为的强者。

    但是,灵仙镜修为的强者要么在神府待着,要么就被重点照料,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况且这后院就他们几个人,除了巡卫就是那个替身。

    他们巡卫自然都不是灵仙镜修为强者,总不能是那腿都吓软了,鼻涕眼神都出来了的替身是灵仙镜修为强者吧?

    开什么玩笑?

    “那你们说这事,怎么处理?”

    于是,这几个又一脸懵逼了,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最后,一个巡卫清了清嗓子,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说:“我觉得,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坏了,咱们不能因为他不过区区灵神境下品修为,还是个傻逼,是个怂货,咱们就无视了他应有的……权利。”

    说到“权利”这两个字的时候,巡卫心虚得不行了,甚至那张老脸都滚烫了下。

    其他几个巡卫跟着心虚起来,话说听到这种话怎么会如此的刺耳呢?

    “也对,让那替身去当旷工跟让九号房间那张三去当旷工,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另外一个巡卫附和。

    “至于那个失败者咱们试着治一治,治好了往矿场一送,治不好就扔出神龙城,让他自生自灭去也就是了。”

    “同意。”

    “那就这样决定了。”

    商议完毕,其中一巡卫眼神怪异的看着台上的李泽道说道:“这场对决,是你赢了,从今晚开始,那九号房间归你了。”

    李泽道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起伏得异常厉害,更为夸张的是,眼睛里都涌现出泪花来了。

    其中一名巡卫相当无语的骂了句:“妈的,废物就是废物,当真以为自己逃过一劫了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在他们看来,这个废物也就能在神山客栈待一晚上就不错了,明天的时候,他肯定会被挑战,之后将被送往神山矿场。

    就在这时,原本在那边躺尸的中年男子却是突然间坐起身来了,吓了那些巡卫一大跳。

    只见中年男子脸上那种诡异的青色已然消退,嘴角处也没继续冒出白沫了,眼神也恢复正常了。

    他显得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周围,随即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位于高台下,而那替身,他竟然在台上。

    中年男子的脑袋相当混乱,话说这发生什么事了?

    “你没事了?”其中一名巡卫瞪大眼睛问。

    “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中年男子有些茫然的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