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 九章 替身

作品:《终极学生在都市

    趁着天还没黑,李泽道跟张三赶紧先去了一趟饭堂,李泽道掏出灵币购买了六个最低等的馒头,将其中三个交到张三手中。

    张三接过馒头,极其认真的将其收进怀里说道:“我这就带你去神山客栈。”

    “多谢三爷。”李泽道感激无疑道。

    “这是交易,你我互不相欠。”张三摇了摇头说。

    约莫两炷香功夫之后,张三带着李泽道来到那神山客栈跟前。

    从外形看,神山客栈的外表看起来跟李泽道之前所住的二间客栈无异,不过却是没有悬挂客栈的招牌。

    张三带着好奇中有着一丝紧张的李泽道走进这客栈里。

    在客栈的大堂里,有两个巡卫在那边坐着喝酒,看那眼神以及满嘴的唾沫星子,显然有些喝高了。

    另外一边的角落里,有两个人面色显得如此阴沉的人在那边呆着。

    见张三走进来了,其中一个人眼睛里还爆射出极其冷漠的幽光出来,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似的。

    那个人又扫了张三跟前的李泽道一眼,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冷哼了一声,显得相当的郁闷,竟是直接转身离开这神山客栈。

    受那股可怕的杀气所压迫,李泽道的腿有些发软,都快走不动道了。

    张三压低着声音表示那两个人就是过来挑战的。

    当然,后面自然还会有人来,不可能只有两个人。

    当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可以随意挑选一个房间挑战,挑战成功了,便可取代对方住进那房间里。

    若是失败了,将连夜被送往神山矿场,沦为职业挖矿人。

    至于那个人为什么要离开,张三并没有说明原因。

    李泽道压低着声音问:“今晚你会被挑选上吗?”

    张三扫了李泽道一眼,微微摇头:“不清楚,不过就算被挑选上,他们也没办法打败我!至少今晚没办法!”

    他的声音里有饱含着强大的自信,显然一点都没将那些前来挑战的人放在眼里。

    与此同时在那柜台跟前,还有一名巡卫在那边坐着。

    当张三带着李泽道来到跟前,表明他想将这个人带入他的房间,还让李泽道取出神龙卡做下登记的时候,那巡卫笑了,显得如此阴险的笑容。

    巡卫眼神玩味的看了李泽道一眼,随即看向张三:“你运气不错嘛。”

    张三沉默,只是揖。

    巡卫笑笑,将神龙卡做下登记之后,便扔回给李泽道,摆了摆手,示意可以走了。

    随后,李泽道跟张三来到了一个单间里。张三说,这是九号房间。

    房间大小跟李泽道之前租的那单间差不多,很小,但是也足够让两个人躺着休息会儿了。

    李泽道不解的问道:“那巡卫大人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李泽道所问的自是巡卫问张三的那句话:你运气不错嘛。

    李泽道还在意那巡卫看自己的那种眼神,是如此的玩味,却又如此的怜悯,就像是在看一只可怜巴巴的待宰羔羊似的。

    另外,刚进客栈时的那个人,为何看到自己的时候会如此的愤怒,就好像自己抢了他的馒头似的。

    他既然是来挑战的,为什么又要离开?

    李泽道就觉得他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才离开的。

    张三扫了李泽道那双眼巴巴的眼睛一眼,本来不想说什么,最后还是说道:“一会儿你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李泽道一愣:“什么意思?”

    张三斟酌下言语说:“意思就是你太弱了,弱就是一种罪。”

    有一句话更伤人,因此张三没说。

    你不仅弱,你更是愚蠢至极,在这神八城里,像你这么弱还这么蠢的人可以说只有你这么一号了。

    所以,我的运气真的很好。

    李泽道一愣:“这又是什么意思?”

    张三没在回应,他取出一个馒头,很是认真很是仔细的吃了起来。

    闻到馒头的香味,李泽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赶紧也取出一个馒头,啃了起来。

    一个馒头刚吞下肚之后,天也快彻底的黑下来了,但是外头却是一点都不平静的,有剧烈的打斗声传来。

    张三说:“那些人开始挑选房间了。在这旅馆后院有一高台,他们将在那高台上一决胜负,决定房间的归属。”

    李泽道看着张三,弱弱的说:“你希望被挑到吗?”

    张三再次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李泽道,本来不想回答这个白痴的问题,但是考虑到这个相当愚蠢的弱者即将帮自己一个大忙,最终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

    “没人希望被挑上。对于房间里的人来说,打这种架一点意义都没有,万一你一个不小心失败了,你也得去神山矿场挖五年的矿。”

    李泽道尴尬一笑,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也是。”

    张三没再说什么,取出一枚丹药,吞了进去。

    李泽道问:“那是什么?”

    张三随口答道:“疗伤丹药。”

    “你……受伤了?”李泽道一愣。

    张三点了点头,也没隐瞒:“而且还是不轻的伤,不过过了今晚,便可疗愈,所以今晚,我不能上台,否则必败无疑。”

    “万一有人选你呢?”李泽道有些担心的问,“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你说的算,而且,那些巡卫怕也相当乐意将你受伤的消息发布出去吧?”

    张三很是认真的说:“今晚不管谁选我,都不能打败我!因为自从进入这神山客栈以来,今晚的我,是最强大的,是不可能被打败的!没有任何万一的那种可能。”

    李泽道茫然,“听不懂”张三这话。

    张三认真的看着李泽道,用更是认真的语气说:“因为,我有你。”

    “啊?”李泽道一脸懵逼的状态,“我?”

    “是的,是你。”张三说,“只要有你在,我便不会失败。”

    张三的话音未落,房间门被敲响。

    张三扫了面前这个傻乎乎的弱者那张懵逼的脸一眼,起身开门。

    门外,那巡卫正冷笑着看着他。

    “有人挑战你了,让你的替身出来吧。”巡卫说。

    张三揖点头,回头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李泽道说:“有人挑战你了,去吧。”

    李泽道更是懵逼了:“我?”

    “今晚无论谁挑战我,你都得替我出战。”张三说,“你输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赢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

    李泽道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滚圆,嘴巴大张足以塞入几枚鸡蛋,那张脸更是因为恐惧而快速的抽搐了起来,甚至鼻涕眼泪都要出来了。

    “你……你说什么?你,你竟然骗我……”

    李泽道指着张三,声音哆嗦得异常厉害,眼睛都红了。

    没有愤怒的目光,他的眼睛里只有弱者才配有的委屈以及恐惧。

    在这里,弱者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

    张三没有回应,甚至没看李泽道一眼。

    门口那巡卫冷笑:“是你自己蠢。怕只有刚进入神龙城的菜鸟才不知道,住在神山矿场每一个房间里的人都可以带一个人回来过夜……那个人我们将其称之为替身。”

    “恐惧不已”的李泽道忍不住一身鸡皮疙瘩,他心想“过夜”这两个字真是太他妈邪恶了,这些人怎么可以这么污呢?张嘴闭嘴都是这样的字眼。

    已经很久没出现这么有趣的事了,很久没见到这么愚蠢的人了,所以巡卫不介意多说几句。

    “当房间里的人被挑选上的时候,那个跟着回来过夜的替身,就要代替其接受挑战者的挑战。”

    “挑战者哪怕挑战成功,也没办法将房间人挤掉,进入那房间,因为他打败的只是他的替身,只能无功而返。”

    “至于像你这样被打败的替身,将会相当荣幸的被龙宫征用,前往那神山矿场挖矿五年。”

    李泽道面色呈现死灰,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他牙齿打着颤说:“怎么会这样?没人跟我说啊……等等,我……我要是没被打败呢?”

    巡卫楞了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李泽道坚持,就像是那溺水者可怜巴巴的抓着那唯一一根稻草似的。

    “万……万一呢?”

    “对你来说没有万一。”巡卫眼神怜悯看着这个弱者说道。

    替身其实有两种,有被骗来当替身的,就比如眼前这位愚蠢至极的弱者。

    还有主动当替身的,这些人自然都是强者,而且还是很坏的那种强者,甚至有些替身是神山矿场方面派出去的。

    “虽然没有万一,但是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那就给你点不切实际的希望吧。还是有相关规定的,替身若是侥幸打败了挑战者,挑战者将相当荣幸的挖矿去,并且这房间的人,也得挖矿去。”巡卫说。

    这也是为什么,神山矿场要派出人充当这些人的替身来。

    他们想一箭双雕。

    当然这三十个房间里的人,从来都不会理会那些主动过来说要当替身的人,他们会将目光落在那些刚进城的弱者身上。

    这不,张三骗了一个弱者回来了。

    “好了,赶紧站起来跟我走吧。”巡卫冷冷说,“否则就要直接判定你失败了。”

    李泽道面露死灰,挣扎着起身,双腿却是颤抖得厉害,几乎都要支撑不住他的身体。

    “你……你吃了我的馒头,还骗我。”李泽道看着张三说,看似很愤怒,实则鼻涕眼泪都快流淌出来了。

    “我……我会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