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乞和

作品:《九转玲珑

    来到营地后,黑手并没有急不可耐的直接上山,找耐奥祖拼个你死我活,他现在反倒一点都不着急,神色轻松的和塔桑娜等人打过招呼,在众人的拥护下,来到了营地最豪华的房子。

    所谓最豪华的房子,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木屋,库拉图斯来到营地后,除了帮助督军塔桑娜维持秩序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带着人在丛林中乱转,他亲手挑选了一棵棵大树,又亲手将这些大树砍成一截截木头,最后搭建了这个屋。

    为了迎接大酋长的到来,木屋建成后,库拉图斯又独身离开了营地好几,返回时,他的背上多了一只体型庞大的黑熊,当时那只黑熊还是活的,只不过因为多日没能进食,显得有些萎靡不振。

    而现在,一只完整的熊皮就铺在屋子的大厅中,狰狞的熊头连同其他猎物的脑袋一起,被制作成装饰品挂在两面墙壁上。

    走进屋子,扫视了一圈后,黑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走到屋内唯一的椅子前坐了下来,库拉图斯紧随其后,来到他身后站定。

    在黑手来之前,塔桑娜心中相当不安,她害怕黑手责罚,更害怕黑手剥夺她的权势和荣耀,如果失去了这一切,那她的结局比死亡还要惨。

    但现在,塔桑娜再也不用担心这种事情会发生,想到这里,她隐蔽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库拉图斯,目光中尽是感激,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知道她的艰辛,在默默的支持着她。

    塔桑娜的动作被黑手尽收眼底,这个成为督军的女人,在某些时候愚蠢的简直无可救药,她的一些举动,让黑手感到好气又好笑,真不知道该夸她性格率直,还是她做事不经脑子。

    看在老伙计的面子上,他还是有必要敲打一下,也好让这个女人长长记性“我对你很失望,塔桑娜”

    “对不起酋长大人,我没有完成您的任务,辜负了您的期望”

    “不、我的并不是任务”

    塔桑娜一脸惊讶,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只听黑手再次道“那些士兵,他们是你的战友,更是你的下属,但是塔桑娜,你却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抗命而无动于衷,甚至差一点引发动荡你,辜负了我们对你的信任”

    “我”

    黑手的是事实,但正因为是事实,反而让塔桑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不可能告诉黑手自己背负的沉重压力,欲戴其冠必先承其重,她也许没有听过这句话,但却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塔桑娜离去后,房间内只剩下两人,黑手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墙壁前,对着装饰的动物头颅随意看着,直到他走到熊头面前,细细打量后扭过头问道“这个应该是你的杰作吧库拉克斯”

    库拉克斯沉默的点了点头,黑手也不见怪,转而扭头扫视着整个房间“老伙计,你应该知道,高阶督军的职位我一直给你留着,只要你点头,没有人会提出反对,这是你应得的荣耀”

    “大酋长,我已经老了,氏族终究是孩子们的,我这把老骨头,就不再出来丢人现眼了”

    黑手沉默了,过了片刻后,他深深叹了口气,眼中少有的生出一丝无奈,还有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痛苦“你还在恨我么”

    “大酋长,我以前没有,以后也绝不会生出这种想法来”

    库拉克斯重重的锤了下胸口“你是氏族的希望,我是你最忠诚的卫士,这辈子都不会改变”

    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黑手知道库拉克斯的每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但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感到愧疚,这种心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发沉重起来。

    十六年前,黑手在昏迷中来到了这个世界,躺在海边的他被人拖回家中,而那个人,正是库拉克斯的女儿达罗卡。

    从昏迷中醒来的黑手身体极度虚弱,在当时那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里,又是达罗卡不辞辛苦日夜照顾他,甚至偷偷将自己的食物让给黑手。

    这一切,黑手都看在眼里,他暗暗发誓,要百倍千倍的报答这个女人,可惜命运无常,这个可怜而又善良的女人,在某一死了,死在那些找黑手麻烦的人手里。

    那一,原本想这么度过一生的黑手,心中的支柱崩塌了,那些耀武扬威的凶手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所有参与其中的人,包括他们的亲朋好友,包括他们的家人,包括那些颤颤抖抖的老人和嗷嗷待哺的孩子们,一个个被黑手亲自剥下皮肤,在泥土中哀嚎了两两夜,被聚集来的蚂蚁一点点啃食成白骨。

    那一过后,布莱克汉黑手,黑石氏族的酋长,部落的大酋长,他又回来了,带着铁血和冷酷,发誓要将混乱的兽人一族重铸秩序。

    再次回想起那段糟糕的回忆,暴虐和嗜血的欲望在黑手心中咆哮,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杀意,让库拉克斯这个一直跟随的兽人都有些支撑不住,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察觉到的黑手连忙收紧心神,再三深呼吸后,这才勉强将沸腾的杀意压制下去,揉了揉太阳穴,他有些疲惫道“塔桑娜终究不是达罗卡,老伙计,沉浸在过去的记忆中,只会让你一直无法摆脱痛苦,让绝望包围你的心灵。”

    良久,库拉图斯声音低沉道“我知道,这是我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没有人会相信,布莱克汉黑手和耐奥祖竟然是同时代的人,尤其是他们站在一起时,一个年富力强正当壮年,一个白发苍苍老迈不堪,他们看起来最少相差二三十岁。

    实际上,黑手的年龄要比耐奥祖大上四岁,这个真相绝对会让不知情的人大吃一惊,深感匪夷所思,但这的确是事实,两人共处了十几年,作为部落的实际控制者,各自对彼此的了解,恐怕比本人来的还要深。

    看着眼前这个苍老无比的兽人,黑手只感觉到陌生,从那松弛的面皮和满头的皱纹中,这才依稀的看出耐奥祖的一丝影子。

    同样注视着黑手,耐奥祖眼中的嫉妒怎么也掩盖不了,黑手那是那个黑手,与记忆中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仿佛来到这个世界十几年,时间在他身上失去了意义。

    这怎么可能不解和愤恨让耐奥祖再也忍不下去,脱口问道“你为什么如此年轻”

    黑手一愣,而后仿佛明白了什么,忍不住大笑起来,他笑的是如此放肆,又是如此的快意,直让耐奥祖心中发狠,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你很想知道”

    耐奥祖不想理会,可禁不住心中实在太过好奇,随着身体不断衰老,他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也就越发充满对生的渴望,越发渴望能够继续活下去。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句话,耐奥祖脸色铁青,被愚弄的感觉让他心中暴怒,整个人撒发着危险的气息。

    “来一场真正的ak`ra玛克戈拉吧,像个勇士一样堂堂正正的来一场决斗,”

    黑手气定神闲道“这一次,我同意你使用黑暗魔法,你我之间,不死不休”

    “布莱克汉,你为什么要咄咄逼人呢”

    眨眼间,耐奥祖收起之前散发的恶意,重现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兽人,他慈眉善目劝道“也许我们之间的确存在一些误会,但这些完全可以先撇在一边,不要忘了我们都是兽人,我们来自同一个时代,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辽阔”

    看着若有所思的黑手,耐奥祖趁胜追击连忙再次道“我们可以再次联手,将所有兽人收归麾下,让部落再一次降临在这个世界上,让那些软弱的德莱尼人,让那些贪婪的食人魔们知道,我们兽人,才是德拉诺真正的主人”

    “当然,为了证明我的诚意,只要你同意我的要求,我将在新部落中隐姓埋名,绝不掺和到任何决策中;

    我还可以帮你训练术士,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将暗影力量带到这个世界的,但你应该明白,我才是对暗影力量了解最深的人,而且你也不希望引起燃烧军团,引起基尔加丹的注意吧

    布莱克汉,我已经老了,哪怕心中再怎么不愿意,也注定活不了多少年,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生出其他心思,现在的我只想安度晚年,在余生中,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兽人”

    这一席话的声情并茂,到某些动情的地方,耐奥祖禁不住潸然泪下,搭配现如今的这番模样,让不知情的人看来又可怜又心酸,忍不住升起恻隐之心。

    可惜黑手不是普通人,他对耐奥祖知之甚深,再加上来之前,吉安娜对他科普了耐奥祖巫妖王的身份,如果这样还能放下戒备相信对方,那他黑手只能是个无可救药的蠢蛋。

    冷眼看着耐奥祖将苦情戏演完,黑手面无表情的鼓着掌,这单调机械的巴掌声让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这会儿,耐奥祖话也完了,泪也哭完了,心知自己刚才算是白演了,随即收起伪装,一脸阴沉的看着黑手。

    缓缓伸出右手虚虚一握,地间传来破风声,一柄约半人高的双手巨锤划过幕,落在了黑手的掌心中。轻松的将巨锤掂在手中,锤头的四面上雕刻着咆哮的龙头,此时,赤红色的岩浆从龙嘴中不断滴落,在大地上留下一个又一个黑色印记。

    “你刚才也了,这个世界无比辽阔,但很可惜,它容不下你和我两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