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5章 血桃树

作品:《永恒圣王

    阆风城,城主府。

    一处庭院的房间里,苏子墨和林落两人各自歇息,闭目养神。

    只不过,林落的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愁绪,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没过多久,苏子墨突然睁开双眼,轻声道:“有点不对劲,这位城主对我们似乎太客气了。”

    林落也转头看过来,似有所悟,道:“确实如此,我与他只是有过一面之缘,我也没听大哥提及过,与他有什么交情。”

    “走,出去看看。”

    苏子墨说了一句,起身推门而出,林落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才刚刚走出房间,就察觉到,在这庭院外围有不少修士驻守。

    走到庭院门口,苏子墨看到不远处一位男子身披铠甲,背对着他们,抱着臂膀。

    此人缓缓转身,正是阆风城的统领之一江玄游!

    “两位要去哪?”

    江玄游开口问道。

    苏子墨神色平静,随意的回应道:“第一次来阆风城,四处走走。”

    “正该如此。”

    江玄游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但苏子墨和林落两人没走多远,却发现江玄游带着一队禁军,紧紧跟在两人身后。

    少许之后,苏子墨突然顿住身形,转过身来,对着江玄游微微一笑,道:“江统领身负要职,不必理会我们,我们俩也只是随便看看。”

    江玄游道:“城主大人吩咐过,两位是玉霄仙域的客人,让我带人保护好两位,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林落心中冷笑,忍不住说道:“在这阆风城中能有什么危险?”

    “事无绝对,以防万一。”

    江玄游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举不像是保护,反倒更像是看守!

    苏子墨两人明知如此,却也不好说什么。

    即便当场撕破脸,也毫无用处。

    江玄游是真仙,就算两人联手,也不是对手。

    更何况,周围还有一众禁军。

    苏子墨两人在阆风城中随便转了转,有江玄游等一众禁军在周围护卫,自然没有人敢轻易上前,早就远远避开。

    两人在这种状态之下,也都无心闲逛,早早返回庭院。

    “江玄游想要干什么?”

    林落返回房间,心中恼怒,忍不住说道:“他这哪里是什么保护,分明就是在监视我们!”

    “这恐怕是宋玄之意。”

    苏子墨闭目感应许久,才缓缓说道:“在这处庭院附近,不止江玄游一位真仙,应该有十位以上。“

    他的神识虽然探查不到这些真仙,但青莲真身的五感敏锐,灵觉恐怖,隐约能捕捉到十几处若有若无的强大气息!

    “安排这么多真仙?”

    林落暗暗心惊,神色有些凝重,轻喃道:“宋玄到底要干什么?”

    苏子墨沉吟道:“十多位真仙在附近看守,恐怕就不是监视这么简单了,更像是……囚禁!”

    囚禁!

    林落神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道传讯符箓,低声道:“我得给大哥传讯,让他不要过来!”

    林落虽然还没想明白,宋玄此举的用意,但心中已经意识到不对,想要阻止林磊前来,

    “恐怕没用。”

    苏子墨微微摇头,道:“若是宋玄真有囚禁我们之意,自然会断绝你与外界传讯的通道。”

    果不其然。

    林落默默施法,将传讯符箓撕碎之后,符箓中的内容化一团光点,没有遁入虚空之中,反而在房间内悬浮。

    没过多久,就随之消散。

    传讯失败,林落下意识的握紧双拳,心中担忧,神色无措,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

    这处庭院周围,肯定布置下了某种禁制阵法,可以隔绝消息传递。

    此事无解,就算他们离开庭院,也会在江玄游等一众真仙的监视之下。

    即便林落能拿出传讯符箓,也会被打断,无法传讯出去。

    苏子墨倒显得颇为镇定。

    他的储物袋中,还有一枚书院宗主当初赠给他的传送玉牌。

    这就是他的退路和依仗!

    别说只是十几位真仙,便是宋玄在场,只要他捏碎这枚传送玉牌,也能带着林落离开此地,返回乾坤书院。

    到时候,林落就可以借助书院的传送阵,返回青霄仙域。

    传送玉牌属于保命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第一时间将它拿出来。

    苏子墨正要将此事说出来,安慰一下林落,林落突然起身,低声道:“我们再出去试探一下,就说去城中传送阵,看江玄游是什么反应。”

    林落还是不愿相信此事,抱有一丝希望。

    “也好。”

    苏子墨点点头,同林落离开房间,来到庭院门口。

    不远处的江玄游立刻迎了上来,神色冷峻,问道:“两位这是要去哪?”

    “城中的传送阵在哪边?”

    林落直截了当的问道。

    江玄游的眼中泛起一抹异色,又迅速消失不见,淡淡的说道:“如今正值蟠桃盛宴,时间特殊,城中传送阵暂时关闭,无法使用。”

    听到这里,林落心中再无怀疑。

    他们已经被宋玄软禁于此!

    江玄游道:“蟠桃盛宴上,玉霄仙域十万年一次的天榜角逐,激战正酣,两位若有兴趣,我可以陪你们过去看看。”

    “没兴趣!”

    林落冷冷的回了一句,道:“我们走!”

    说完,苏子墨、林落两人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江玄游望着两人的背影,神色讥讽,微微挑眉,扬声道:“城主说了,若是两位对蟠桃盛宴不感兴趣,也可去血桃宴上落座。”

    “城主这些年来,悉心培育出一株异种血桃树,果实即将成熟,两位若有意,我也可带你们前去参观一下,机会难得啊。”

    “哼!“

    林落冷哼一声,自顾前行。

    她心中烦闷不安,担心亲人,哪有什么心思参观桃树。

    苏子墨却心中一动,皱了皱眉,渐渐停下脚步,微微眯眼,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

    林落见苏子墨神色有异,下意识的问道。

    苏子墨没有理会,缓缓转身,望着不远处的江玄游,笑了笑,问道:“江统领,你刚刚说的血桃树是怎么回事?”

    江玄游没有多想,道:“这种蟠桃树原本就是一株上等仙苗,又经城主以人形桃灵之血,加以滋养孕育,这株蟠桃树得以脱胎换骨,演变成一株异种!”

    “毫不夸张的说,这株血桃树在天界乃至整个上界,都只有这一株!”

    江玄游微微扬头,语气自傲,并未发现,不远处的苏子墨,脸色渐渐阴沉下来。